登陆注册
54991500000006

第6章 6.第一次的交谈

在视线交集的那一刹那,周楚就觉得从尾椎冒出股寒意,沿着脊梁骨直接蹿到了后脑。

同时视线里的昏暗的一切,忽然就变成了像是加了层滤镜一般的冷色。

见……鬼!

周楚在心里这样骂了一句,但是还没有来得及思考该怎么办时,旁边一声遥远却又真切的呼唤,把他叫了“回来”。

“你的手抓饼好了,楞啥啊。”

“啊,好。”

周楚下意识的就转头想要接过手抓饼,也就是在他转头的瞬间,一切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依旧是早上,依旧是朝阳初升的暖色,依旧是喧闹而嘈杂的城市街道,依旧是真实的……现实。

他接过打包好的手抓饼和豆浆,又再次看向街道的对面,那里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又只是他的幻觉。

就和那天晚上,以及那天早上一样。

这绝不是什么狗屁的幻觉和妄想症。

周楚这样断定,然后腾出手拿出手机,找到风流的W信。

【风流,如果你再出现幻觉的话,第一时间告诉我。】

想了想他又欲盖弥彰的加上一句。

【我缺灵感和题材啊。】

收好手机后,周楚是有那么一个瞬间,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要回去睡觉,因为确实有些害怕回去之后,又再次发生类似卫生间的事情,毕竟一切都太诡异了。

但是不回去的话,自己似乎也没地方可以去?算了,回去吧,该来的躲不掉。反正自己大概唯一珍贵的,也就自己这条命了?

于是周楚一边在脑海里开着各种恐怖故事的进展脑洞,一边悍不畏死(没地方去,懒)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也说不上是真的害怕,只是觉得忽然而来的惊吓滋味不好受,但是不管脑子里怎么想的,和心情是如何的微妙,周楚自己的行动却还是回家、吃早点、睡觉。

至少到入睡前,到熟睡,再到醒来,都无事发生。

但是醒来之后……

在睁开眼睛,看到的依旧是天花板后,周楚的眼角余光却看到了不应该出现在这个空间的“人”。

那个黑裙女子,就安静的坐在电脑椅上看着自己,然后她张了张嘴。

没有声音,但是周楚却“听”到了声音。

“HI。”

HI你MB啊。

周楚被骇得立即一个激灵,从床上跳起来,然后两三步跳跃,就到了门口的位置,伸出手抓住门把,准备夺门而出。

我扭!

嗯?

门把纹丝不动。

再扭。

仍然纹丝不动。

“你求生欲望很强啊。”

这一次的声音,不是在周楚的脑海里响起了,而是响在耳边,也就是说,对方说话了。

周楚又再次试图拧动门把,只可惜,门把手还是纹丝不动。

既然逃不掉,那就只能面对了。

周楚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制着让自己冷静下来,或者说,虽然很慌乱和恐惧,但他的内心却仍然有着冷静和理智的一部分存在,不然的话他也不会第一时间做出有利于自己的“逃跑”举动。

然后他转过身,对着仍然好整以暇的坐在那里的年轻女人问。

“你是谁?”

“我是谁?这个问题毫无意义。”身着黑裙的年轻女子这样回答道。

那什么问题才是有意义的?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周楚在心里如此吐槽,他当然是不敢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那是作死。

“那……我应该问什么?”

“什么都别问,我能够出现的时间还不多和不受控制。”她这样说,然后看着周楚,“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做好准备。”

“什么准备?”

“一切。”

……我怎么感觉我有些不明白你的话到底在说什么呢?周楚叹了口气,似乎感觉到对方并不会伤害自己,他也就放松了一些。

“能说得再详细一些吗?”

“不能。”

年轻女子这样回答,与此同时,周楚看到她的身体,先是从头发开始,一开始先是化为黑色的碎片,然后那些黑色的碎片,又化为无数飞舞在空中,闪烁着黑色光泽的粉末,最后消失在空气中。

周楚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只余下还回想在耳畔的,她的最后一句话。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这……

这一刻的周楚,只想要抱着自己的脑袋崩溃而疯狂的大喊:这尼玛的到底算个什么回事啊!

真是要疯了!

有些崩溃而疯狂的情绪足足持续了有好一会,周楚这才相对冷静下来,但他仍然感觉到荒谬无比,也仍然难以置信。但是一切却又那么真实的发生了,拒绝相信?那大概就真的承认自己是疯了。

我没疯!这很明显好不好!

再一次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周楚点了支烟。

好吧,就算一切都是真的,我没有幻觉也没发疯。这女的是真的存在和出现过的话……暂时算是知道了几个信息。

一,她的出现,似乎并不能够控制,只是没办法清楚她说的到底是不能控制出现的时间,还是不能控制出现的时间长短。

二,她要我做好准备……但是仍然没有说做好什么准备,但八成不会是什么好事和正常的事情,反正后面不是习惯了,做好准备了,就是没做好准备,直接疯了或者挂掉了。

至于第三点……尼采的那句话?所以说我最讨厌哲学啊……没法理解,因为这里面的深渊,到底是说啥,没有一个具体的指向或者清晰的比喻,没办法提前做准备和警惕。

几乎等于说了几乎等于没说的样子啊。

周楚有些颓然的倒在床上。

思考了一下,他拿出手机。

【高帅,你在干嘛呢?】

很快那边就回了个信息。

【打游戏啊,还能做啥?】

【出来聊聊?】

【成吧,你过来还是我过去?】

周楚想了一下。

【我过去吧。】

高帅的W信昵称就是高帅,真名也是高帅,人如起名也很高很帅,并且还有钱,妥妥的一个富二代。

只是这个富二代并不热衷于寻欢作乐泡妹打脸,相反的这家伙是一个死忠游戏宅,带点所谓的二次元属性。自从毕业后,高帅在自己父亲的集团挂了个职,然后……然后就宅在自己的家里,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同类推荐
  • 穿越奇幻世界的仙侠

    穿越奇幻世界的仙侠

    昔日剑圣穿越到魔法世界竟然功力全破?我当年搅一剑连天都要让七分!你们?算个什么!
  • 星罗图

    星罗图

    小试身手,瞎白话了几天,真是神清气爽,终于完本了,灵感也恢复了,开始继续之前的小说《仙界真仙》和《放置江湖之蒙易》
  • 审判之路

    审判之路

    墨沁意外进入审判之路穿越到异界,与审判之灵冥魁一起开始神秘之旅。qq2857445950
  • 群体奶爸升职记

    群体奶爸升职记

    你的视线向前看过去,透过一片黑暗看到未知的地方,那里数以千计的人被困在那里,没人愿意涉足,可却是你的执着
  • 仙武世界的魔法学徒

    仙武世界的魔法学徒

    一次失败的魔法实验,我们的主角成功穿越到了仙武世界。“不会修炼?没关系,我有魔法啊!”“小姐姐受伤了?别怕,看我大治愈术。”
热门推荐
  • 醉倚长天

    醉倚长天

    剑,凶器也;局,野心之谋;侠,以剑破局,又不堕凶道之人,可,真是如此……吗?
  • 转生从成为一只猫开始

    转生从成为一只猫开始

    陈默在死亡之际突然转生到了一只猫的身体中,原本以为,可以安安稳稳享受十几年的生活,然后幸福的嗝屁,但他万万没想到,他的转生,有点不一样……(pa:通了人性的猫,不嫌家贫的狗,翱翔天空的雄鹰,以及……)
  • 我在不同的异次元界作死的那些年

    我在不同的异次元界作死的那些年

    “笨拙的战士,游戏结束了,您输了,本次杀敌次数0次,死亡次数10次,评分......抱歉,您这战绩我懒得评。”“人家斑可是贵志的专属,您这是干嘛呢?这不是找抽呢嘛。”两年后......“这位公子,请您不要走,‘萍儿’舍不得您......”风子:“你知道我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吗!”鄙人:“麻溜的走起嘞!”
  • 醉桃祭

    醉桃祭

    全家被灭,再到众叛亲离,无论她做什么他都可以包容,她要的他都给,你放过我吧。每次她让他放过她,他都会暴怒“陆攸宁,你想都别想”1我没想过我们之间会留有这么多的遗憾,连想再见你一面都难。2攸宁,我欠你的那句对不起,下辈子再偿还给你好不好。3你从未回头看过我,可我还是心甘情愿的为你付出一切,我从未伤害过你,再信我一次吧。4我原谅你了,求求你不要选择用离开我的这种方式来表达对我的愧疚。
  • 山海御妖图

    山海御妖图

    万物生而有灵,灵聚而化魂。在这个信奉万物有灵的异世大陆,手握《山海奇经》的吕昭,却只想找到回家的路。这是一个少年为了回家,和山海异兽一起成长的故事。“借书。”面对各族族长地诘问,吕昭面无表情的回到。看着不远处坍塌的建筑,各族族长泪流满面。
  • 读档重来

    读档重来

    林烟每天都会忘记前一天发生的事情,所以每天登录游戏的时候,她能把除了自己以外的人都给气成一脸血的表情。=皿=所以就算是小三闹上门、流氓引上身、大神要轮你、夫君要爬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林烟用一句话就可以秒杀他们:对不起,不是本人。这个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有的只是重新来过的勇气。人生都可以读档重来,更何况是一款游戏?
  • 王俊凯:唯你独宠

    王俊凯:唯你独宠

    你给我许下的承诺,不要忘了哟。嘘——我不想听见对不起这三个字。
  • 天行

    天行

    号称“北辰骑神”的天才玩家以自创的“牧马冲锋流”战术击败了国服第一弓手北冥雪,被誉为天纵战榜第一骑士的他,却受到小人排挤,最终离开了效力已久的银狐俱乐部。是沉沦,还是再次崛起?恰逢其时,月恒集团第四款游戏“天行”正式上线,虚拟世界再起风云!
  • 青春是一本仓促的书,我们流着泪一读再读

    青春是一本仓促的书,我们流着泪一读再读

    无论相恋还是相欠,谁的青春,都回不去了。我们不停驻足,不住回望,看回不去的,来时的路,苍茫、虚妄……我们年华相异,青春却又何其相似:暗恋的感伤,告白的美好;第一次恋爱的笨拙、纯真和不计得失全情投入;第一次失恋的末日,才真正体会到“心痛”原来不只是形容。
  • 爱妃,听说你要爬墙

    爱妃,听说你要爬墙

    醒来就发现自己穿越了,十七芳龄的少女竟然变成了一个三岁的小女孩?什么妃子不妃子的,她才不想老死宫中,光是看望不到尽头的宫墙,就可想象以后自己的生活会多么辛苦,什么被毒杀拉,或者直接被匕首插入胸中拉,无论是哪种死法,她都不要,所以,她决定出墙……腹黑皇帝却淡定接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