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1章 孩子打架

顾席风看了一下这三菜一汤,都是王妈曾经做过的,也都是他吃的比较多的。

虽然苏晚嘴上说着自己不太了解这些,但事实上还是很有心的。

他夹起来一口菜放到嘴里,而苏晚则是满脸期待的盯着他。

“怎么样?你觉得还可以吗?”这个时候的苏晚急需认可,那满脸的期待让人看着就不忍拒绝。

“味道不错。”顾席风在苏晚这样的目光之下,吃了一口又一口。

“你也多吃一些,太多了。”

虽然苏晚做的饭菜确实好吃极了,可毕竟中午已经吃过了,饭本身就是饱的,再吃下去就变撑了。

顾席风无奈地对苏晚说着,希望她也能多吃一点儿,要不然的话自己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好。”苏晚闻言点点头,随意的夹了几口,随后就又开始用了满足,又带着期待的目光盯着顾席风。

最后,顾席风还是把所有饭菜全部都清盘了,同时也觉得活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撑的这么厉害。

“我打算再呆上两三天就回来工作,你要是觉得这些饭菜还行的话,这两三天我就每天过来给你送饭。”

苏晚因为沈娇的事情而心慌意乱的,无论做什么事儿,只要是稍微集中一下精力,就有可能会想到那件事情。

也正因如此,顾席风让她这两天先好好的休息一下,等过段时间情况好转之后再回来上班。

她也早就已经给自己拟定了一个计划,虽然还是要有休息的时间,但也不可以无止境的休息,肯定还是要提早回来。

“可以,以后我会直接跟前台说,你不需要让他们再通知我。”

顾席风点了点头,甚至还给了苏晚这样的一个特权,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你吃饱了吗?那我……”苏晚简单的将保温盒给收拾好之后,发觉自己在办公室里,现在也没什么事可以做。

“帮我处理一些文件,和我一起下班。”

顾席风感受到了苏晚的疑惑与纠结,于是递给了她几份文件,虽然都只是需要校对而已,但是因为要认真,所以花费的时间倒也少不了。

“那我把这些文件拿到我办公室去吧。”这段时间作为顾席风的特助,苏晚在总裁办公室的旁边,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办公室。

既然现在就要开始工作了,她也就想着要把文件带到那里去认真的开始。

“你就在这里工作,旁边没有位置给你。”

顾席风指了一下旁边的沙发,并不打算让苏晚去自己的办公室,而是让她就在总裁办公室里呆着。

苏晚虽然觉得好奇,但倒也没有什么意见,接下了这些文件,开始认真的帮忙校对。

她开始工作起来之后,虽然偶尔还是会在脑海里浮现那种场景,只要抬头看一下,坐在自己面前的顾席风,也就慢慢的平复心情了。

而这个时候也突然之间想到顾席风这样安排的用意了。

看来这个男人就只是让自己能够跟他在同样的一个空间里,因为这样的话如果有不舒服的地方或者是需要帮助的地方,只要抬头就可以看到他。

这样的安排令人觉得非常的暖心苏晚也感觉一颗心变得非常的柔软,而且被温暖给包裹着。

她这下子开始认真的工作了起来,而这也就让时间变得越来越快。

“铃铃铃——”

刺耳的电话铃声在这静谧的空间里突然之间响起,把苏晚给吓了一大跳。

平时在办公室里,她从来都是调制静音模式的,但这次就只是过来送个饭而已,所以忘记了调手机,导致这么尴尬的事情发生。

她赶紧拿出电话来,然后又深深的看了顾席风一眼。

“接吧。”顾席风倒是不甚在意,反而主动开口。

看着这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苏晚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你好,请问是顾笙羽的母亲苏晚女士吗?”电话那头是一个甜美的女人声音,听到儿子名字的时候,苏晚的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没错,是我,我是顾笙羽的妈妈,请问我孩子怎么了吗?”

毕竟顾笙羽身体平时就一直不好,突然听到这样的陌生电话,她实在是不得不担心。

“苏女士你好,我是顾笙羽的老师,他在幼儿园里面打架,希望你们家长可以过来了解一下情况,咱们一起把这件事情解决一下。”

老师赶紧解释了一下情况,可是听到打架两个字的时候,苏晚却好像被雷劈中了一样,完全不敢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孩子的身上。

“老师,是我们家孩子被打了吗?”

她唯一可以想象到的就是顾笙羽因为不合群,所以被其他的小朋友们欺负,而这个想法也令她的一颗心更是像被刀割了一样的疼痛。

“具体的情况麻烦您到幼儿园来了解一下,您看可以吗?”

老师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只好让苏晚赶紧过去一趟。

“好的,我马上就去幼儿园!”苏晚对这件事情相当的重视,同时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竟然做出这种事来。

她想也不想就点头答应了下来,随后挂断了电话,也不再管眼前的这些文档,就想走。

“发生什么事了?”顾席风刚才一直在听着苏晚打电话,虽然只是音隐约能听到电话那头一点声音,但也知道事情是跟孩子有关。

“孩子在幼儿园里打架了,我不知道情况到底怎么样,但是既然老师都打电话过来了,我感觉可能挺严重的,我得赶紧过去一趟!”

苏晚紧皱着眉头,急着直跺脚,生怕孩子出点什么事儿。

“我跟你一起去。”顾席风二话不说便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苏晚的身旁。

“你不是还要工作的吗?我看我自己过去就行了。”虽然说有个人陪着自己,肯定会感觉踏实一些,但是苏晚却担心顾席风的工作问题。

毕竟公司事情这么忙,这么贸然的离开必然是不好的,也可能会落下别人的闲话。

“我说我跟你去,谁敢反对?”顾席风虽然知道苏晚在担忧些什么,却完全不管不顾,牵起她的手就往外走。

而苏晚被牵起手来的时候也觉得平静了不少,因为这个男人那种温暖的力量从手掌中传递给了自己,然后蔓延到了全身。

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奋斗,所以也知道并没有什么好怕的。

在这样的想法之下,苏晚跟着顾席风两个人匆匆忙忙的往外走,完全不管这些个员工们,看到他们两个提早下班的时候是多么的震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帝妃驾到帝妃驾到木白柏bai子|现言上一世,他是皇帝,她是宠妃。这一世,他是影帝,她是刚出道的38线艺人,中间隔着数以万计的吃瓜群众。李璐瑶这辈子只打算努力奋斗紧抱前世皇上的大粗腿,却发现这个记得前世一切唯独忘了她的皇上好像瞒了她一个天大的秘密?
  • 幸无所爱幸无所爱江莽|现言有人说,幸无所爱,无畏山海。然而,天下苍生,你来我往。血肉之躯,无不爱恨相煎。到底是无所爱,还是爱无依? 且看年光似鸟翩翩过,世事如何变。 且叹此情无计可消除,情终归何处。
  • 许你暖光许你暖光泠清雪|现言自从苏小沫嫁给傅清织的那一天,便已注定了逃不过他的身边。 从前,苏小沫满心欢喜的对待这次婚姻,可换来的是一次次的磨难。 现在,她已经放手,想要过平常的日子,可傅清织却不肯放过她。
  • 浅浅一笑醉花荫浅浅一笑醉花荫墨香红尘|现言冉浅浅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再遇见柳明荫。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浅浅想,这厮不是应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吗?为什么他看起来比自己还穷酸潦倒? 她呢?那个号称可以为了柳明荫放弃自己生命的何珊珊在哪?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曾经的何珊珊口若灿花,悠悠地念出仓央嘉措的这首诗时,连冉浅浅也感动的心像是被人揪了一把。 浅浅看着柳明荫万年冰山的脸上终究出现了裂痕,她想,书到用时方恨少,自己紧张时连话都说不完整,更别说吟诗诵句了。这样的何珊珊,我连成为她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新书《幸福向前冲》已开坑,是这本书里苏水瑶的故事,不同的人物会有不同的人生旅程,喜欢的小可爱们,欢迎移驾阅读!
  • 婚后宠妻婚后宠妻夏梦初|现言新婚前夜,未婚夫和闺蜜偷情私奔。她两眼一黑,抓住民政局前的男人:“墨总,你新娘未到,我新郎落跑,不如……我们拼个婚?”婚前,她说:“就算上床,我和你之间,什么也不会干!”婚后,他说:“那我把你放床上,什么也不干,只干你!!”
  • 遇见了就深爱遇见了就深爱牧羊的七叔|现言一个才华横溢却内心孤独的教授作家,遇到了一个清纯至极的小才女,在错的时间里遇到了对的人,怎么办?两人不顾世俗伦理,一同坠入一场注定走不到阳光下的悲情之恋,她做了他的月光新娘……
  • 更好的我们相爱更好的我们相爱不为等待|现言商恒从来没想过那个自卑、挣扎在苦难生活中的女孩会蜕变成耀眼的人儿。也从来没想过,她能提出分手。 “分手吧,我不想继续了。” 商恒从不认为小说中出现了离开后再爱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那个女人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看到她就能想到“颓废”这个词,没有一点愉悦的情绪。当初选择她,是隐约觉得这个女孩身上某些气息与自己很像。既然她想分手,那就分。 “你想好了吗?” “嗯。很感谢这段时间你的照顾。” “哼,不用感谢我。你知道我不是一个大方的人,也不是君子。要多少分手费?” 顾清蔓不是矫情的人,提出分手是自己想要自我,渴望成长的力量。可是滋养这些力量需要资本。 “50万吧,50万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好,50万。” “你不要后悔,拿了我的钱就不能再见我。” 商恒签好一张50万的支票,从容地去卫生间洗漱。他没有任何异样,如同之前的很多夜晚,欢爱之后与顾清蔓相背而眠。 可是后来的种种打脸行为让他无地自容却心甘情愿。
  • 天王老公壁咚成瘾天王老公壁咚成瘾于羡鱼|现言第一次壁咚是在她跟他要房租的时候。当他一只胳膊抵住墙壁,薄唇慢慢贴上她的唇。“小姐,这样够了吗?”她眉毛拧成一团,看着他健硕的胳膊问:“你的意思是让我卸你一只胳膊吗?”第N次壁咚时,她问:“老公你为什么总喜欢这样?”“以前演戏总这样,习惯了。”“那滚床单也是演戏演习惯了?哼!以后别碰我!”他一头黑线,他堂堂天王巨星,自然是有床替的好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暖阳巧遇寒冰心暖阳巧遇寒冰心天资聪慧|现言这是一本女频的娱乐、影视、总裁、都市、穿越、异能、变异丧尸、超级科技、打怪升级、剧情烧脑文...... VIP交流群:170-855-287
  • 你的爱融化我心房你的爱融化我心房猫爱吃芝麻|现言为了找回传家之宝,她潜入他的房间偷画。可是,竟然碰到正主儿回来了,她只好装醉躺他床上,传说秦家大公子不传绯闻、不近女色,禁欲男神等,原来全是骗人的。她失去了宝贵的东西,算她倒霉,能找到家传宝她就当是被狗咬了。没想到她太甜美,他一尝入瘾,不停找上她。她只好无赖摊手,“东西没有了,要命有一条。”他邪魅的朝她笑道,“损坏了我的东西,就用你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