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我反对,我抗议!

听了这么多过去的事情,最后这两句,才是陆老爷子说这么一番话的重点。

陆时琛和聂安夏能否结婚的决定权,交给了陆尚契和庄月娴,这不是明摆着要告吹了吗?

场内的气氛变的无比安静,安静的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陆尚契万万没有想到,陆老爷子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如果放在当年的他身上,这件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但是回想一下,当初哥哥的婚事,就是他一个人决定的,后来事实证明了老爷子的选择是错误的。

这一次,老爷子只是不想再错一次,也情有可原。

可是聂安夏却不愿意了。

自己刚刚和庄月娴他们针锋相对,陆老爷子转过身就这么做,这不明摆着不想让她嫁进陆家吗?

这一番话说完后,结果没有改变,那个棒打鸳鸯的罪名,也不用担着了。

真是棋高一筹,她聂安夏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反对!我的婚事,应该我自己决定才对!”陆时琛直接提出了反对意见,话语间还夹杂着怒气。

聂安夏都能看出来的事情,他怎么会看不出?

陆老爷子真是想推卸责任而已!

“你当然可以自己决定,我们在场的一共五个人,每个人都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包括聂小姐,也可以发表意见。”陆老爷子面无表情地说。

他这样做,明显就是不愿意让聂安夏嫁进来,如今这样制定规则,只是换了一个方式表达他的想法而已。

现在的情势是明摆着的,陆尚契和庄月娴反对票,陆时琛和聂安夏赞同,二对二平,至关重要的那一票,还是在陆老爷子手里。

“陆爷爷,您说这话,确定不是在推卸责任?”聂安夏是在是忍不住了。

姜还是老的辣,这话属实不假,但是这陆老爷子也不能把他们两个当成傻子看啊?

她这一声发出后,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天啊,聂小姐竟然敢这么说老爷子!真是胆大包天了啊!”

“这还没过门呢,就把二爷,二太太,还有老爷子都得罪了,这聂小姐,还能嫁进来吗?”

“我看够呛了。他们这么投票,不就是明摆着不想让聂小姐嫁进来吗?明眼人儿谁看不出来啊?我倒是觉得聂小姐敢说出来,实在是有胆气!”

“……”

众人可能是太过震惊了,就连议论的声音也加大了许多,聂安夏听的清清楚楚,想来陆老爷子也该是能听到的吧?

“陆爷爷,出于尊敬,我和时琛一样,叫您一声爷爷。但是身为长者,这样混淆视听,推卸责任,您觉得这是您身为陆家家主应该做的吗?”

陆爷爷冷笑一声:“难不成我把决定权交给大家,还是我的错了?聂小姐,你可要想清楚,你现在在和谁说话!”

“我当然知道!”

聂安夏毫不犹豫的回答:“确切的说,要不是因为您是陆时琛的爷爷,我还不和您这样说话呢!您要是不想让我嫁进陆家就直说,拐弯抹角的想让我自己退出算什么?”

她的质问一句连着一句,听到的人都脸色陡变。

反观陆老爷子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面无表情的看着聂安夏,好像是在等着聂安夏把话说完。

“你怎么不说话了?陆爷爷,我不相信你会被我这几句话就说服了,所以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聂小姐说完了?”

陆老爷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见到聂安夏没有要继续说话的意思,又看了看众人那无比震惊的反应,这才缓缓开口:“我年纪大了,让他们一起做主并没有任何问题,话说回来,我老头子活了这么大年纪,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还真是头一个,聂小姐你真是勇气可嘉,我佩服。”

用膝盖想都知道陆老爷子说的是真的。

那犀利的目光,光是淡淡一瞥,都带着浓浓的肃杀之气,更别提要与之理论什么的了。

聂安夏被陆老爷子这样一提醒,瞬间后怕起来,不过此时后怕也已经没有用了,话已经出口,收是收不回去的,更何况,聂安夏完全没有后悔的意思。

只可惜,陆老爷子的话并没有说完,对于聂安夏心灵上的冲击,还在继续:“事情没有结束,就这么下定论也不大好,不过我想知道的是,如果投票的结果是你可以嫁进陆家,你现在把你的叔叔婶婶,连带着我都得罪了,那么你以后要怎么在这个家里继续生活呢?”

这个问题在场所有的人都想知道,陆老爷子算是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聂小姐勇气可嘉是不假,但是这种不计后果的勇敢,到头来,只是有勇无谋而已,得罪了所有的人,嫁进陆家后,还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吗?

聂安夏先是心中一颤,她刚才脑子一热,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眼中的问题。如今被陆老爷子提起来,竟然还觉得有点尴尬。

就连陆时琛都朝着她投来忧心忡忡的目光。

但是,她是谁?

她可是无所不能的聂安夏,这点小问题怎么可能难的住她?

只听到聂安夏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脸上竟然扯出一抹微笑,先是勾了勾嘴角,后来越勾弧度越大,最后竟灿烂的笑起来。

“这聂小姐是不是傻了?被问到这地步,咋还笑起来了呢?”

一个惊悚的声音陡然从人群中传来,众人纷纷议论起来,竟然没有人去留意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

“我有什么不能生活的?与其嫁进陆家以后都要忍气吞声,还不如趁着还不是陆家人的时候,把自己心里的话都说出来!”

聂安夏眼睛一直盯着庄月娴的方向瞧,言语之间的意思分完明显,让人想装作不知道都不行。

陆家佣人谁人不知二太太庄月娴只不过是人前威风而已,到了陆老爷子和二爷面前,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下。

这也算是陆家佣人当中秘而不宣的事情了,只不过人家毕竟是豪门太太,大家伙儿该有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庄月娴自然知道这一点,立马心虚起来,厉声说道:“聂安夏,你说话就说话,看着我是想干嘛?”

“我哪有?”聂安夏想也不想的反驳道:“该不会是婶婶自己心虚,所以以为我在看着你吧?”

“你刚刚一直在看着我,大家伙儿可是都看见了!”

“我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啊,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吗?”她不以为然的说道,丝毫没有将庄月娴的话放在眼里。

这样的女人要是嫁进来,未来的陆家会是什么样的光景呢?

陆老爷子暗中思量,心中突然涌现出一抹好奇来。

见聂安夏和庄月娴已经吵的不可开交,立马清了清嗓子:“聂小姐对我提出来的方法有意见,你们其他人呢?有意见的话,现在就说出来。”

陆尚契和庄月娴皆是摇了摇头,只有陆时琛没有动作,这种时候,他的意见根本不重要。没有动作,只是为了表明态度。

“我同意我的方案,现在你们可以发表言论了。”

陆老爷子可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少数服从多数,是他处理事情的一贯方针。

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等待着即将爆发的一场战争。

陆时琛身子一颤,眼看着就要开口,却被聂安夏一把拉住。

在她眼里,陆老爷子发表意见是一回事,他们听不听是另外一回事,所以陆时琛没有必要现在就和他们撕破脸,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后也不迟。

陆时琛十分听话的没有动,两个人已经做好准备,听听他们都要说什么话了。

“爸,时琛结婚是重要的事情,你和尚契都是男人,对于这件事情,定有你们的考量。但是身为时琛的婶婶,我还是想要发表一下意见。”

庄月娴顿了顿,看了看陆老爷子的脸色没什么变化,这才放心的继续说了下去。

“时琛年龄尚小,年轻人嘛,该趁着年轻的时候竭尽全力奋斗事业,年轻人不定性,要是以后被传出离婚,对我们名声也不好,所以我的建议是晚几年结婚也没什么不好的。”

庄月娴说的十分在理,而且她的想法和大多数的家长差不多。

陆老爷子煞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转头又问陆尚契:“你觉得呢?”

“我……没有什么意见的。不过结婚可是人生大事,尤其是时琛这个长孙的婚事,还是慎重一些的好吧?更何况只是晚两年结婚而已,又不是反对他们在一起。以后过一辈子的时间长着呢,晚几年都坚持不了,说一辈子在一起,岂不是可笑?”

这番话可谓是将陆时琛和聂安夏装了进去,他们现在是同意也不是,反对也不是。

陆老爷子的神情严肃,略微思考了一下后,这才缓缓开口:“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你们两个到底年轻,结婚的事情,再考虑考虑吧。”

眼看着两个人的婚事就这么告吹了,聂安夏连忙开口:“陆爷爷,您凭着叔叔婶婶这么两句话,就下了结论,不觉得对我和时琛有点不公平吗?”

聂安夏必须为两个人的婚约争取点什么,哪怕有陆老爷子的一句承诺也行。

陆尚契嗤笑一声,心中暗道这聂安夏真是傻到家了,一个被陆时琛领回来的女人而已,还想在陆家有发言权,简直是痴心妄想!

谁不知道,陆老爷子大权在握,连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都拿不到分毫?

陆老爷子漫不经心的说道:“聂小姐想要什么发言权?凭着你的出身,和之前做过的事情,就算时琛承认了你是他的女朋友,我也可以将你赶出去。如今只是让你们晚两年再结婚而已,已经是格外优待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二零一零二零一零侯木子|现言不要说还有什么爱我们没有完成,如果曾经爱过,最后只剩下了回忆,然后开始遗忘,这便是一切,帷幕落下,我们都没有彼此亏欠........
  • 重生八零:天降小福妻重生八零:天降小福妻傅云桑|现言叶宁步步为营、韬光养晦整整七年,斗败恶毒继母,拆穿伪善继妹,报复出轨渣男,总算夺回自家产业,过上舒心的日子。没想到外出旅行时,不小心掉入锦鲤池淹死,再次睁眼,却发现自己重生回到八零年代,成了同名同姓却只有十二岁的小姑娘。祖母偏心,亲戚刻薄,父亲愚孝,母亲懦弱,日子扣扣索索、苦不堪言。还能怎么办?满级大佬通关后重回新手村,叶宁撸起袖子:来啊渣渣!都是姐玩儿剩下的!
  • 豪门斗之景色妖娆豪门斗之景色妖娆渝人|现言三年离乡背井,景娆一朝回归。豪门女眷的勾心斗角、商场官道的机变权谋、继母继妹的暗中陷害,冷面哥哥的步步紧逼,他们的虎视眈眈,她依旧面不改色,笑靥如花。可谁来告诉她,这男人哪来的?眼看刚出虎口,却一个不小心跌入了他的温柔陷阱。(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绿茶的逆袭之路绿茶的逆袭之路南沉湘子|现言走绿茶的路,让绿茶无路可走。看女主如何斗智斗勇,以绿茶之道,还至绿茶之身!
  • 调皮千金玩转曦茗校园调皮千金玩转曦茗校园梦幻雪晴梦|现言她们是天之娇女,他们是天之骄子。她们想要的不是财富,而是平凡,自由。第一次去学校,她们转化成平民。在酒吧还遇见了然,他们两一见钟情。可是因为一次误会,他们分手了,怜儿心灰意冷去国外1两年后建立了梦悦宫,成了黑道的至尊——寒。同时怜儿还是公主,总裁,著名歌手.....之后寒月,然,叶辰三个人之间有着很复杂的关系。梦的QQ:1804817191
  • 娇妻金主:我的老公是明星娇妻金主:我的老公是明星西西里岛的龟|现言她是立鸿影视新上任的总经理,旗下艺人无数。他是任性霸道的娱乐圈小天王,人见人怕肆意妄为的季大牌。他是一战成名的娱乐圈新人,来势汹汹的天才艺人。女金主和大明星欢喜冤家虐恋情深HE
  • 南心初若南心初若郑诺汐|现言南瑾夜,是商场上令人闻风胆颤的商业才子,是大多数女人心中最佳伴侣的不二人选,也是她方初若最想逃离的人。为了给父亲筹手术费,他成了她的债主,她成了他的情人。她为了从他身边逃离,想尽了一切办法,她觉得唯有离开她,才能拥有幸福安乐的生活。可为何,在她成功离开他的那一刻,心中会有不舍的感觉?别人意想不到的是,人前高高在上的南总裁,竟也会有世俗情爱,会向一个女人表白。第一次,她嗤之以鼻。第二次她有些动摇,可是却为了自由,选择离开他的世界。第三次,他说:“方初若,你听好了,我这辈子择一人终老,遇一人白首,而那个人只能是你。”她捂着嘴巴,泪不知不觉滑下......
  • EXO契约妻子EXO契约妻子贤德先生|现言我真的很爱你啊鹿晗金慕熙记住,金慕熙是你逼着我娶你,而我从未说过爱你鹿晗慕熙,其实只要你回头就能看到我我一直都在你身后边伯贤一个喜欢我的男孩和一个我喜欢的男孩边伯贤。。。如果没遇到鹿晗也许我会选择和你在一起
  • 冰山擎少追妻忙冰山擎少追妻忙默真语|现言都说擎少是个冰山,人人都怕,特别是他的自带功能:到什么地方什么地方立马降温,听说擎少和他家小猫咪关系特好无论到什么地方都会挨在一起(特别是夏天)“大人好热。”唐笑往某男靠了靠“要我帮你解热,恩?”厉擎绝将唐笑压在书桌上看着厉擎绝的眯起的眼眸“大人......不要啦,人家还小。”“小不小试试不就知道了。”厉擎绝一笑......(男主腹黑专情,女主呆萌可爱)
  • 鹿晗之最美的年华遇见你鹿晗之最美的年华遇见你夏柒妍|现言她与鹿晗是青梅竹马………欢迎入坑,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