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着急离婚

钢琴曲悠扬的西餐厅。

靠窗的位置,光线极佳,圆形餐桌旁坐着的江舒雅时不时地看手表。

“你看,霍云深诶!”“他怎么在这儿?”“他好好看啊!”旁人窃窃私语,尽数落入江舒雅的耳朵。

霍云深背对着光,如同天神降临,英俊的脸庞一下成为众人的焦点,长腿迈步向她走过来。

阔别三年,这男人还是这么帅。

江舒雅无所谓追究他来迟到的事情了,刚要开口,霍云深朝她举手示意,接了个电话,寥寥数语,以一句,“我马上到”结束。

“抱歉。”他起身。

江舒雅攥紧了拳头,“你不能走!”

霍云深显然没听明白。

江舒雅指着落地窗外, “对面就是民政局,耽误不了你多久,我们进去填个表,就能离婚了。”

“这么着急投入他人的怀抱。”霍云深轻蔑道,说是要走这会儿他坐下便岿然不动。

“东京好玩吗?”

他准是在说上个个月她和赵西同游的时候被狗仔拍到。

江舒雅心头咯噔一下,难不成,他以为她婚内出轨?

尽管他们的婚姻有名无实,是家族联姻的产物,可她还是有道德的好不好!

怪就怪赵西装扮中性,又是天黑,被认错了也是不冤。

“想让我给其他人腾位置。”霍云深道。

即便是他认为江舒雅不忠,情绪依旧如此平稳,看来,不爱,是真的不爱。

想想也是,结婚当晚她就坐上了去巴黎的飞机,攻读服装设计,他在两方家长跟前顶着压力,还能把事业打理得井井有条。

江舒雅看了上月的财报,啧啧,营业额相当惊人。

“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也不藏着掖着。我们离婚是必然的,你老大不小了,该是成家的时候了。”

江舒雅明白她做不了他称职的太太,本想继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不料霍云深堵住她,“成什么家?我有老婆。”

江舒雅愣在当场……

“你约我见面,无非是想问我两件事,一离婚,二什么时候离婚。”霍云深看她。

江舒雅木讷地点点头。

“我只有一个意见。”

“什么?”

霍云深薄唇吐出两个字,“妄想。”

“还有事,失陪。”

江舒雅垂眸不语,任由他离开。半晌,她抬起头,深呼吸一口,打电话叫人来接。

没一会儿一个穿着潮流的‘小伙子’出现在门口,黑色帽子反戴,露出巴掌大的小脸,是朝气蓬勃的类型。

“走吧。”她来到江舒雅跟前,环顾四周,压低声音道:“喂,怎么大家都朝着这边看?”

赵西奇怪,怕不是看出来她是女生了。

“霍云深刚走。”

“我靠。”

江舒雅想快点离开,“你等等我去结账。”招手示意服务员过来。

“很高兴为你服务。”服务员毕恭毕敬。

“结账。”

“已经有人付过钱了。”服务员递上一个花瓣手提袋,“让我转交。”

“谢谢你啊。”

“什么呀?”赵西凑上来想看袋子里装的什么,江舒雅一把拿到身后,“先走。”

车上,“你的意思,人家一个无缘无故的电话,你就要跟霍云深提离婚?”

江舒雅疲惫的语气道:“我能有什么办法?人家怀孕了,我不得给人家让位置,好让他一家团聚。”

兴许是成就一桩美事。

赵西好笑,“舍己为人?思想觉悟够高啊!江同志。”

“你别酸我了。”

“本来就是,你看看你,霍太太的身份都肯让。看到这一圈商务大楼了吗?”

正巧红绿灯,江舒雅看了一圈她指的,几十层高,前卫独特,贼吸引人眼球。

“看到了。”

赵西无比认真,“但凡你要是顶着霍太太这个头衔,哪怕是个虚名,刚你看的那些全都是你的!”

江舒雅再度叹气,“我不适合他。”

“什么才叫适合啊?你们还没接触呢。”赵西替她着急。

“你为什么这么在意我跟霍云深离婚啊?”江舒雅一时没想明白。

赵西语重心长,“你醒醒吧,江舒雅,他的错,你凭什么提离婚?应该他来给你跪下,奉上私人财产的三分之二,求着你离!”

江舒雅噗嗤一声笑出来了,提醒她,“他是霍云深诶!怎么可能给我跪下。”

赵西嗤之以鼻,“又不是没跪过。”

一语惊醒,江舒雅想起来,对,三年前的婚礼,霍云深当时不如现在有名,二人请了双方亲近的人们来当观礼嘉宾,他单膝跪地为她戴上戒指,发誓要对她好。

至今想起来,江舒雅眼睛都有点点湿润,女人是感性的生物,无论是何种姻缘,当穿着婚纱站着一个承诺爱她的男人跟前,接受最亲的人祝福,此情此景,肯定会怀念一生。

“好啦好啦,不提他了。”赵西安慰道。

江舒雅无言地微笑,示意她还好。

“当时是霍爷爷病重,唯一的遗憾是没看到霍云深成家,我们两家是世交。当时霍家父母来提亲,我父母同意。”

“可我们都不知道当时他有爱人,说实在的,他也是这场婚姻的受害者。我远走高飞,烂摊子留给他处理,我专心读我的书,什么都不管。”

赵西听懵了,疑惑地问道:“霍云深为什么娶你,跟他喜欢的人结婚不就好了?”

“我想过这个问题。唯一的解释是,他爷爷钦点我是霍家唯一儿媳妇。霍云深是他爷爷带大,他不想忤逆老人家的意思,再者说,霍家有可能知道那姑娘,只是不赞成他们在一起。”

江舒雅黯然神伤,“注定是一场失败的婚姻。”

“什么乱七八糟的,还失败的婚姻,霍云深喜欢她人就不该娶你,你们离婚,你顶个二婚去跟人家谈恋爱,他迎得美人归,还有了继承人,什么好事啊!”

“要你的时候拿你来当牺牲品,不要你的时候把你一脚踹开。”赵西气愤,“真不是东西。我们找他算账去!”

赵西越想越生气。

“可是……”江舒雅也不知该如何说了。

她慢吞吞地开口, “他没同意离婚。”

“我靠!”

赵西再一次骂道,“他他他……脑子有问题吧?我记得,在你们婚礼之后没多久,霍老爷就过世了。”

江舒雅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落叶舞清秋落叶舞清秋夏筱谁|现言一场因家产继承引发的蓄意谋杀,面对仇人与亲人之间的抉择,该怎么办呢?原谅?报复?面对友情与爱情,又是怎么抉择的呢?
  • 恶妻有道,强吻99次恶妻有道,强吻99次云四儿|现言她,智商天才。所以人眼中的天才叶。只是一次不幸,一夜沉沦。只好怀有身孕远走他乡,生下包子以后却是一孕傻三年。没爸的童年,她只能既当妈又当爸的。抛弃老师职业的她开始步入娱乐圈。只是身后等着她的是——温柔尔雅阳光帅气的学长。邪魅俊美无双的超级影帝。冷酷深情绝色的归家弟弟。腹黑妖孽有能力的美总裁。冷酷无情且傲娇的BOSS。【神秘存在】而她女王般的邪魅“做好为我沉沦的准备了吗?”
  • 陆先生我宠你陆先生我宠你易挽非逸挽|现言【双强互宠文】 叶瑾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简直丑到不像个人样。但这一切并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她重生了。前世,她错信于人,最终将自己和爱她的人害死。于是开始了撕白莲和的不归路。 但在开始之前她首先要开始日常宠夫。 记者采访说:“叶小姐,你认为陆总裁怎么样。”:“我老公很温柔呀!”另一边陆烨说:“我老婆超柔弱!”随即一片鸦雀无声。 叶瑾问:“老公,你会爱上其他人吗?”陆烨认真的望着她:“始于你,终于你。”叶瑾笑笑:“我也是。”
  • 帝少霸宠野蛮小娇妻帝少霸宠野蛮小娇妻凤妖妃|现言他是暗夜黑帝、商界霸主、政界翘楚,他嗜血残暴,不近人情,不知情为何物。直到有一天,遇见了她,捧在掌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只求她交付一颗真心。但--当她把一片真心交付真心时,他却不屑一顾,把她的尊严随意践踏。她伤痕累累地离开时,他却疯了似得找她,他说:“这辈子,你风若雪生是我南宫爵的人,死,我也会把你拉回来。”风起,叶落。他是否又能紧握她的手承诺她一世长安。
  • 萌宝助攻追妈咪萌宝助攻追妈咪魔道阿白|现言五年后,三宝中的一小包子离家出走,来到了A国,某女无奈之下戴着三宝来旅游,说几个月后回国,谁想,某男:“你睡了我,要对我负责”某女看着他死皮赖脸的待在家里不走,想回国,萌宝却是间谍,三宝:嘿嘿,妈咪,我们再为你的未来着想啊……
  • 呆萌娇妻:无赖,你滚开呆萌娇妻:无赖,你滚开八月中|现言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当雪花落在了你睫毛上当雪花落在了你睫毛上橘朵朵|现言书本上说,只要有期望便有希望 但……我们却相隔那么远,不关乎年纪,只是遇见的太晚。
  • 鱼和猫鱼和猫桃花暖心汪|现言他与她是天生冤家,一个喜欢猫,一个喜欢鱼,猫鱼相恋,会产生怎样的爱情火花?
  • 霸道总裁的独宠妻霸道总裁的独宠妻笑笑冉兮|现言她!他!一对高智商却零情商的冤家!一夜情!逃跑!生子!蜕变!试探!嫁人!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只因和Z国a市的霸主发生了一夜情,锐步成一个世界前二十名的杀手!锐变成一个风华绝代的女人!他是Z国a市的霸主,Z国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叶氏集团总裁叶浩!叶浩!白手起家!赤手打江山!其集团建立不到四年就挤进了世界五百强!后成为世界集团之首的叶氏集团!而他却为妻守身如玉七年!他对所有人都冷漠,但唯独对自己的妻儿百般纵容!千依百顺!只要是他妻儿想要的!他都会双手奉上!他在遇见妻子之前是个花花公子!每两天身边换一个女人,什么明星,什么嫩模都有!却在遇见妻子之后,毫不留恋地退隐花丛!
  • 顾少的宠爱上天了顾少的宠爱上天了南霜雪|现言老公,“我不想再看见他们”,“好”。老公,“我不想和他相认”,老公,“我帮你”。老公,“放手吧”。老公,“我想去爱尔兰”。老公,“孩子们长大了”。老公,“为孩子讨回这口气”。老公,“我们见证了孩子们的婚礼”。老公,“我们去旅游吧,放手孩子们了”。老公,“我们隐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