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你可知你僭越了

“奴不是有意的,奴只是一时之间只能想到这个办法。奴知道做得不对,还请将军责罚。”雪白贝齿轻咬下唇,随着他的动作露出修长秀美的脖子。白皙的小手紧张的攥着盖在身上的绸罗锦被,语气倒是不像有半分作伪之意。

只是那嘴里虽是说着责罚,可那话中缠绕之意就像是将情话含蜜而甜出。更别说那双动静皆勾人的狭长桃花眼在扫向她时,带着浓欲得化不开的满满情意,令人难以忽略半分。

剩下的就算他不说,何当离也能猜得出个七七八八,她觉得现在头疼。

可就算如此,也需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若无规矩岂丑方圆。

当下更是直接扳起了一张冷脸,怒嗔道;“本将军不是说过不允许任何人在靠近本将军居住的院落半步嘛?你又是如何进来的,可别告诉我,是我命令你来的。”脱离了刚刚睡醒后的迷离慵懒,整个人带着咄咄逼人的凌厉。

“我可不喜欢府里养着阳奉阴违之辈,何况你不过是本将军养在府中解闷的一个玩意,若是日后在犯,哪来的自当回哪儿去。”何当离卷过了身上的锦被将人给包裹起来,不顾自己未身着寸/缕的起身下床。一张脸艳丽得压根不像大病初愈之人,反倒更想是吸食了精气后的桃花妖。

眉梢间皆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媚意,宛如用海棠花粉扫过的眼尾,泛着潋滟的氤氲桃花水汽。

丝毫不觉得依他们此时此刻在床上谈论着这个话题又何不妥,更多的是一种被人算计后的恼羞成怒与对自己过于自大的无力感。

“奴....奴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还请将军不要生气。”心中颤了一记的沉香怎么样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完全不如他想象中的走,一张本就白的小脸,此刻更是煞白一片,透着满满的惶恐。

“恳求将军不要生气,不要将奴赶出去,奴再也不敢了。”恐慌的声线着满是浓浓颤音,鬓角湿/濡/一片,就连掌心都是汗津津的难受。

慌张着想起身下跪磕头的沉香脚步踉跄不小心勾动着锦被滚落下床,手眼无措的想要抱住她,想要她平静的听着自己的解释。可那双还未伸出去的手自发怯懦的不敢伸长半分,满心皆是懊恼自己身份的自卑。

他看见了那双本应是潋滟泛着璀璨光芒的眼,里边倒映的皆是森冷怒意,此刻正泛泛着幽幽寒光。手指无意识的卷缩着,喉咙难受得发紧。

“既是知错了,还不滚出去。”何当离在家中并未喜着白布缠胸,何况所着之衣皆为宽松一类,即使家中来人客,但也无忧多惧。

只是莫要允许任何人靠近上手才行,否则她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将人活生生锤骨扬灰。

“奴....奴遵命....。”赤条条的男人低垂着头,跪地翻走穿着昨晚上的衣服。说是衣服,倒不如说是几块堪能遮羞的薄纱罢了。

死抿着苍白无一色唇瓣的沉香不时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她。又唯恐自己会惹了她不快。只觉得心里就好像被压了一块重石,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他不奢求将军的心中能有她,但是,也曾在午夜梦回中。恳求她的眼中能偶遇闪显他的身影,即使是那么短暂到无的一秒,他都甘之如饴。

半开的红木漆雕花木棂被清风吹得微微做响,伴随而来的是阵阵淡雅花香。想来,再过不久,葡萄架上的葡萄便会成熟,道时摘来酿酒佐食,方为人间美事。

已经穿戴整齐后的何当离坐在桌边,白皙修长的手中拿着青花墨玉壶给自己倒了杯凉水润了润嗓子。眼眸半阖,另有兴趣的看着男人斯条慢礼的穿着衣服,说是衣服,倒不如是件薄衫来得恰当。一时之间她倒不知到底应当是埋怨谁才好,何况昨夜人家毕竟是好心。

沉香穿衣服时更像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作,举手抬指捻衣中都带着一丝丝勾人的味。加上那张偏阴柔得姣好似妇人之色,即使是在不懂得欣赏美的何当离都忍不住看得入迷了。

何况他那几件薄薄的嫩黄色罗烟纱,穿上后的影影绰绰。半遮半掩倒是比身无一物,还要来得勾人几分。

等人出去后,吩咐下人抬了热水进来,在舒舒服服的泡了个热水澡,吃完饭后,继续往床上滚着。

反正天大地大,睡觉最大。想着想着,人又进入了梦乡。

这次的梦境一片宁静,空白一片的无,若说是有,也不过是白茫茫一片天。

沉香离去后,并未没有离开这个院落,而是到何当离的小厨房内。亲手给她熬煮了荷叶瘦肉小米粥和蒸得香香,软软的鸡蛋羹,还有他以前在楼中学着伺候人时,特意学做的几样糕点。

心里只觉得又苦又涩,更多的是无尽的甜还有无边的慌。

阿离回来了,真好,他又能每天都见到阿离了。可是阿离这么的好,为何就不能单属于他一人就好了。藏起来,将人藏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

可是后院的那一群花枝招展的男人们,还有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角落里对将军露出垂涎之色的男人。光是想想,目光阴鹫一片。

不小心打碎了手边茶碗,茶水四溅,洇湿了他雪白罗衫一角,却浑然不在意半分。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一连劳累了多日的何当离一觉睡到傍晚才起,只觉得神清气爽。伸了个慵懒的腰,鼻尖弥漫着淡淡的沉香味。

院落里头静悄悄得安静,只有挂在檐下的几只画眉喜鹊在叽叽喳喳的上下跳跃歌唱着。清风拂水晶琉璃风流,发出“叮叮当当”清脆悦耳若谷间黄鹂鸣翠柳之音。

揉了揉有些乱糟糟的头发,结果伸手一摸,不知摸到了谁遗留在她枕头底下的大红牡丹金线肚兜.....。

而昨晚上好像就只有沉香此人在她床上睡过,她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头疼得厉害,就连腹部当中也是饥肠辘辘得难受,当即只是随手将那肚兜往床边一扔。

府中伺候的下人都知她素喜安静,更不喜欢人贴身伺候,倒是省了她不少麻烦。就是有时候她半夜起身饿了,有些麻烦罢了。

赤着双脚,漆黑瞳孔中闪过一抹狠戾的何当离看着被自己藏在暗格中的白色小瓷瓶,蹙起了眉头犯起了恶。

始终都没有勇气吃下那药,重新搁置了回去,归于无尽黑暗内。

她想着,等等,在等等。现在还不是机会。

而何当离回来的消息,早在今日晨时就传到了几位好友的耳边。不过他们得到消息的时候正是上值时,约定好了下值后一块儿到采风阁小聚一下才行。

何当离倒没有多少反对,何况他们几个也确实许久未见了。就是距离那日不告而别已有二十多日,此番喝的酒倒是不可消了。

不过在此之前,她反倒有点想见那个小哑巴了。

也不知道那小哑巴现在怎么样了。

何当离正在想事情的时候,未曾紧闭的黄梨木雕花木门被人轻轻的一推便开,入目所及的先是一角青葱色芍药花暗纹袍角,衣襟和袖口处用宝蓝色的丝线绣着腾云祥纹。白洁如纸的布鞋,紧接着是白皙修长之手上端着的乌木托盘。

“将军,奴给您做了些小食,最是适合消化了。”沉香如今脸上没有涂脂摸粉,干干净净的。露出那张微微泛着绯红的白嫩脸颊,倒是失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纯。

美人就是美人,何况还是那种亲自洗手做羹汤的美人。即使明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之词。

“好,放下吧。”何当离起身后着了件朱瑾红的团花圆领长袍,暮色束口箭袖,朱红三镶白玉腰带,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长裤扎在锦靴之中。

乌黑的头发束起来戴着顶嵌玉小银冠,银冠上的白玉晶莹润泽更加衬托出她头发的黑亮顺滑,如同绸缎。额前有几缕发丝被风吹散,和那银丝带交织在一起飞舞着,显得颇为轻盈。

“将军可是待会儿要出去。”东西放下了。人却迟迟不肯离去,沉香微咬着下唇坐在旁边,似要伺候她一样。

“嗯。”微微颌首当是点了头,余眼扫过身旁人,倒是不予多加理会半分。

有时候什么样的身份最好就要知道自己的本份,莫要仗着一点宠爱便目中无人,她一向不喜僭越规矩之人。

白瓷羹勺舀了口黄嫩/爽/滑入口的鸡蛋羹,又夹了几筷子小米椒炒牛肉丝与鸡丝春笋,倒是觉得味道不错。

“那将军今晚上可会回来?奴今晚上会提前煮好醒酒汤等将军回来的。”明知此话是僭越了,可他的心就是如此不受控制的问了出来,他心里隐隐有个想法在告诉他。若是他不问,说不定阿离便真的不会回来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废材九小姐:鬼王,太腹黑!废材九小姐:鬼王,太腹黑!纱神|古言她,是21世纪的杀手毒医,冷血无情,好不容易将心里的防备一点点放下,却被最亲的人残杀,她发誓,若有朝一日,我定会让全天下的人臣服于我。他,是冷酷无情的鬼王,不近女色,却被第一眼的她给深深迷住。某日,某男:娘子,为夫给你更衣如何?某女无语:你真的是鬼王吗?
  • 王爷偏爱错嫁王妃王爷偏爱错嫁王妃九畹且十步|古言错嫁入府,却与王爷日久生情。独宠,也是种幸福。庶出小姐,怎有选择可言。一切听天由命。偏偏就入了冷酷王爷的眼。
  • 巾帼女将:纨绔世女巾帼女将:纨绔世女芦花鸭|古言大将军幼女谢云,自小做男儿养,调皮捣蛋无人能及。她在十岁得知自己是女子时,大惊失色,你确定没有逗我?她逛花楼,与戏子为伍,男女通杀。她文不成武不就,她老爹直叹息,说好的虎父无犬子呢?如果谢云看上一个人怎么办?答曰:直接办了那人。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画面一:谢云握着苏世颜的手,眼神真挚:“我喜欢你!”苏世颜大惊,用力地抽着自己的手,放手,老子不喜欢断袖!画面二:谢云将苏世颜推倒在榻上,眼神魅惑,一把扯开自己的衣裳:”我美么?“苏世颜一头黑线,哪里来的妖精,妖气四溢?你以为谢云就是这样么,不,她还有这样:她一身戎装,手执箭弩,神色肃穆:“儿郎们,今夜不破泉州终不还!"
  • 穿越后的TFBoys穿越后的TFBoys林梦颖|古言穿越后的凯当上了古代里面所有人德高望重的皇上,源和玺当上了所有人尊敬的王爷。后宫佳丽三千,有一位宫女得到了皇上的宠爱,皇上非常爱她,宫里又会发生怎样的意想不到的趣事呢?快来看看吧。
  • 星联狂妃星联狂妃以隐秋末|古言被设计的生命,不想被掌握的灵魂,挣扎,异世,不停纠缠的“王爷”,不停迫近的阴谋,现实,梦幻,似是而非……
  • 公子有病姑娘无医公子有病姑娘无医尹灵均|古言(看到有很多小可爱说最开始一两章看不懂特来解释一下,女主在重生之前身体里面就有两个灵魂,也不算是双重人格,只是为了合理重生前后性格变化巨大所做的一个情节设置!) 楚岁岁自出生便被断定会早夭,果然,一路挣扎也没活过十八岁。 死后为了和早逝的父母能再续一世缘分,便接下了一个助人成神的任务。 重回及笄之年,她逐渐找回了上一世错失的一切。也顺利的遇见了自己的助攻对象,可是为什么这助攻的对象不但眼瞎,还没上进心?无奈,楚岁岁便只得从此在劳心劳力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假如你能成神的话,你会选择去变成没有情欲的神吗?” “会。” 燕离止的一生都在失去,那些喜欢与不喜欢的他都留不住,可直到最后他才发现原来他并不是一无所有,他曾经被人那么热烈而隐忍的爱过。
  • 梦穿前世缥缈之旅梦穿前世缥缈之旅默念惜|古言你们相信前世今生嘛?从小,莫念便在做一些奇怪的梦,却在她满十岁后,开始一直不间断地做一个关于古代的梦。后来竟然~程子寒表示被他发现是谁偷了他的亵衣,他一定要将此人碎尸万段,莫念却毫不知情。最后,某大爷大呼:“墨攸念,你敢走一个试试!”最终念念逃之夭夭,而某大爷死皮赖脸追了过去,称“本王只是拿回属于本王的东西。”“女人,还敢逃嘛?”墨攸念却再一次在某大爷不知情的情况下,逃之夭夭~某大爷发现已为时已晚,“墨攸念!!!”
  • 待君踏待君踏沈辞秋|古言虎为百兽尊,谁敢触其怒。万年之后,你是否成了尊?消了怒?和解了......情?
  • 医妃有毒:邪王又被撩了医妃有毒:邪王又被撩了相思轻挽|古言上一世,楚时瑶错信庶姐,结果声名狼藉被害惨死。 这一世,她重生归来,强势虐渣报仇雪恨,顺便抱紧了现在看似懦弱可欺的未来天子大腿。 只是,这大腿抱着抱着,怎么似乎就松不开了…… 某位被抱大腿的未来天子:“听说九弟明日约你游湖?” 楚时瑶:“是啊,怎么了?” 某位未来天子:“没怎么,只是在思索,明日九弟的船应该在何处漏水。” 楚时瑶:“……” 她嘴角一抽,欲哭无泪。 求问,软弱可欺变身腹黑狂傲,整日扮猪吃老虎求扑倒,求亲亲,又爱吃醋怎么甩?
  • 仙王绝宠之嫡女有毒仙王绝宠之嫡女有毒如影随心|古言苏颜真是搞不明白,她上辈子到底做了什么缺德事,这辈子才会这么倒霉。堂堂一个相府嫡长女,爹不亲娘不爱也就算了,进个宫居然都能撞到秘密,那恶毒的小鬼还倒打一耙,诬陷她杀人灭口。最气人的是,她那名义上的爹爹居然问也不问,一句为了苏家的名声,就要将她秘密处决。好在她机灵,不仅不费吹灰之力便逃了出来,还得了一个大大的靠山。苏颜觉得,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遇到了美人师父。权贵之家,阴谋重重,她不怕,因为有美人师父。皇宫大内,暗箭无数,她不怕,因为有美人师父。天下纷争,强敌环伺,她不怕,因为有美人师父。美人师父在手,天下尽在掌握,她的日子过得无比惬意。(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