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5章 无凭无据

自从楚青离解了二皇子身上的毒之后,二皇子可谓是对她信赖有加。抓住了凶手,不仅找她想想惩治办法,对于对手的动作,也常常找她一起来商量,看来是全然不把她当做外人了。

楚青离是满意了,可是沈秋玉心中却恨死了二皇子,每次都是她坏了自己的好事,好像偏偏要和她做对似的。

“只是夜色太暗,不小心走错了房间罢了,谁想到楚青寒在房间里放了迷药,分明就是图谋不轨。”沈秋玉赶紧转移话题,重要的是楚青离为什么要放迷药在房间,这二皇子怎么总是抓不住重点呢。

楚青离头疼的揉了揉眉头,她不过是怕有人误闯房间,靠近床边发现她女子身份,连累弟弟无法参加金鳞卫的选拔罢了,谁想到沈秋玉会出现。

“谁图谋不轨用迷药,直接下毒不就行了?”楚青离打着哈欠,实在是懒得和沈秋玉解释,这个女人如此难缠,偏偏楚青寒对她念念不忘,看来回去是要好好敲打敲打他。

“那你放迷药干什么?说有蛇都是借口,我来这么多天,怎么就没看见一条蛇?你分明就是说谎。”沈秋玉满脸愤懑,怒气冲冲地瞪着楚青离。

楚青离故作惊讶,“沈公子都没有瞧见过嘛?那回头可得小心一点,你一个人住,身体又这~么单薄,可得小心一点。”楚青离上下大打量了一下沈秋玉,就她要真的看到蛇,还不得赶紧昏过去。

“哦,对了,你说没见过蛇是吧,没关系,明天我就给你捉一只过来,给你看看。”楚青离拍了拍沈秋玉的肩膀,像是兄弟间亲密的分享。

“啪”,沈秋玉打开了楚青离的手,嫌弃地向后退了退。

“穆王殿下,你别听他油嘴滑舌,听闻之前穆王殿下也是中毒归来,途中恰巧碰到楚青寒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分明就是他所为!”沈秋玉自以为聪明,分析的头头是道。

二皇子打开扇面,动作潇洒地摇了摇,“你倒是消息灵通哈?”二皇子嬉笑着看着沈秋玉。

沈秋玉对这个偏袒“楚青寒”的二皇子已经没有什么好印象了,对于“殿下,楚青寒绝对有问题,不能轻易放过。”沈秋玉眉头紧锁,将一切的希望寄托在萧磐身上。

“前几日确实在山中偶遇楚青寒,”沉默许久的萧磐开了口,声线成熟,沈秋玉闻言,以为萧磐站在了自己这边,脸上忽然神气了起来,得意洋洋的看着楚青离,心中还有些害羞,毕竟这是她心悦已久的男子。

“但是,”沈秋玉还没高兴多久呢,就听到了萧磐的转折,这说话说一半就停下来,还真的是要人命,沈秋玉疑惑转头,“但是什么?”

萧磐悠悠抬眼,看着沈秋玉,“但是毒并非是他所下,而是她路过将我救下。”经过这几天的考察,萧磐莫名的开始相信“楚青寒”,他也不知为何,总觉得愿意相信她。

萧磐这番话,倒是让楚青离有些诧异,她这几天故意和弟兄们走的很近,吃饭训练都在一起,就是为了打消萧磐的怀疑,她当真是没想到,萧磐会开口为她说话,还真是让人意外。楚青离有些疑惑的看着萧磐,正好对上了他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

“殿下!”沈秋玉有些生气,但是已经竭力在克制自己的脾气了,“你不能听他的一面之词,既是深夜,又在那么远的地方,怎么可能是巧合?”

“无巧不成书,谁说大半夜不能闲逛,我睡不着乱走不行啊?白泽……算了,你也不相信白泽的话。”楚青离摆了摆手,给了沈秋玉一个不耐烦的眼神,要这么说,沈秋玉和萧磐还真的有些相配,都是自己被药迷晕的,现在倒是好,全都推到了自己身上,她还真是比窦娥还要冤枉啊!

“对啊,我们相信青寒兄不会做出伤害穆王殿下的事情。”不知何时,外面竟然挤满了人,看来都是被这边的声响吸引过来的,就连一向喜欢清静的大皇子也过来了。

楚青离转头看着他们,原来有一帮小弟在身后的感觉还挺好。

宴子真对着大皇子招了招手,“大哥,来坐。”听他的意思像是说,这边看戏更清楚。

大皇子摆了摆手,转身竟离开了,二皇子无趣地摸了摸鼻子,忽而笑着看着沈秋玉,“你听,他们说的多好,看来还是明眼人多。”二皇子用扇子指了指他们,颇为赞赏。

沈秋玉如今是孤身一人,没有人站在她这一边,要是她服了软,那她以后还有何颜面,“好,你说是恰巧路过,暂且相信你吧,那你倒是说说,这山中无人居住,怎么会有毒药,你又怎么会恰巧带了解毒的药?”沈秋玉不依不饶,咄咄逼人,一口咬定就是楚青离,就算是萧磐开口解释,她也不愿相信。

楚青离嘴角有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没想到这沈秋玉也动脑子了嘛。这些都是小场面,哪能吓得住她。

“既然是山中,自然就会有猎人捕猎,说不定就是猎人投放在山中捕获猎物的药,至于我为什么能够解毒嘛,自然是因为我……是因为家姐担心我在这边受伤,特意为我研制了一颗解毒的药物,虽说不是包治百病,但是一般的毒还是能够解的。”楚青离面不改色心不跳,不愧是军队的人,没丢了军队的脸面。

“哼,”沈秋玉一声冷哼,“大启的猎户捕猎,用的量都是最轻的,山中并无猛兽,山鸡之类的用量自然不大,怎么会让穆王殿下昏迷不醒?你倒是解释解释。”沈秋玉像是狗皮膏药一样,怎么甩都甩不开,可还真是讨厌。

楚青离刚想开口,这种质问,她都不用动脑子就能回怼,可没想到二皇子抢在了前头。

“咳咳,”容我先说两句,二皇子站起了身,姿态做足,踱步绕到了萧磐身后,故意装作悲悯的模样。

同类热门
  • 桃诺桃诺依月末|古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奇室家。这是他最喜欢的诗,也是他许给她的诺言,他将最好的全给了她将一切都给了她可是……她终归还是离开他了带着他的心离开了……桃花盛开之时他再次见到了她,在桃树下他再次许下了诺言,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可不可以到永远……
  • 双面小姐,腹黑殿下太妖孽双面小姐,腹黑殿下太妖孽水晗冰|古言她,丞相府的嫡出大小姐,懦弱无能,但是单纯善良。她,二十一世纪的王牌特工,冷血无情,而且做事狠绝。这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却因为一次失误,重生到了一起。她变成了她,但她亦也是她。从此,看着冷酷特工如何斗小三,虐渣女。等等,这身后的妖孽美男是谁?怎么如此……
  • 魔尊旧爱:倾城腹黑大小姐魔尊旧爱:倾城腹黑大小姐饭甜甜|古言“很喜欢很喜欢一个人,可以为她一手摘星辰。”十岁的古墨对十岁的言倾瞳一见钟情,为她入狱五年,五年归来,他为她而冒天下之大不韪,只为予她欢喜。江山国色秀如锦,宁负江山不负卿。
  • 风起长生风起长生酉乾|古言楚国第一女死士紫绪身亡,重生成了半吊子医女陆三三。 三三遵从师父遗愿,誓要把自己嫁出去,过上米虫,哦不,是相夫教子的生活。 于是她将自己衣不解带救下的俏郎君强行挽留,准备让对方以身相许已报救命之恩,但人,最后还是跑了。 事与愿违,三三只好将矛头指向儿时曾有一面之缘的白面小哥哥。 同样都是自个儿救下的,更何况对方当初还刻意留下了信物,足见是位说一不二之人。 一别数年,再见故人,哪知对方已从温柔爱笑的跟屁虫变成了不苟言笑的贵公子,好在傲娇的品质,只卖呆萌的价格,物是人不非。 三三低头摸了摸信物,“唔,就他了。”
  • 顾凉卿顾凉卿君饮|古言一朝梦醒,未来之事她早已熟知。遭奸人陷害的顾家满门抄斩,仅余求学在外的她幸存,自毁声音,成为太子身边最大的谋臣,出谋划策,只为一朝为父报仇……梦醒,她依旧是顾家受宠的二小姐,现实与梦境的一步步重合,她,又该何去何从?
  • 奉旨成婚:罪后太撩人奉旨成婚:罪后太撩人金羁|古言人人道他卫如画心狠手辣,为了一朝得势的权利,堂堂燕王欺瞒朝臣,弑杀她全家,只为能让她乖乖归顺己有。
  • 吾之宠姬吾之宠姬奴心语|古言我,一名初中生,被刺激后救治无效,魂穿梁香国,满月时吐血冰封一年,同时登王,后十四年一统天下,十九岁出宫遇良人,后宫十七人,致死二十九儿女。。。。。。。。。。。。。。。。。。。
  • 倾城王妃之嫡女惊华倾城王妃之嫡女惊华乔女姐姐|古言一睁眼,便换了个世界换了个身份,本想好好过活,奈何一场宫宴让她看清形势,心中无比清楚当前环境,只得步步为营,一寸寸谋划。世人看不清她的皆道她是来自地狱的魔鬼,魔鬼便魔鬼吧!不过是不相干之人。遇见他时,他是战无不胜的墨王爷,是三国中排名的第一公子,他三番五次的接近,让她怀疑别有用心,从一开始便设下心防,漫天的桃花林里,他抱着她在她耳边说道:“没关系,你不会爱,我来爱你就好了,”她模糊了泪眼,终于,她还是幸福了!
  • 樱霏尘恋樱霏尘恋樱离YL|古言轮回旋转,多少尘缘;世间凡事,用不言断……(别人家的前世小说都是三生三世,我偏偏喜欢四生四世……三生三世虐情奉上,一生一世暖情永存!)
  • 琵琶恋:爱妃,本座等你琵琶恋:爱妃,本座等你粑粑潺|古言山下相遇,他重伤此生此世,纠缠不休。“为何爱上我。”“不为何。”“为何要不顾自己性命?”椛夙音双手颤抖,不要死!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