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天锁之命

黄衫少女将灵力注入定神珠里,过了一会儿,却见定神珠丝毫没有动静,不禁咦了一声,相当疑惑。

沧海道:“看来你的定神珠也认同我说的话。”

黄衫少女白了他一眼,指尖劲发,加大注入能量,那定神珠只轻轻颤动,仍不见有光华显现。黄衫少女惊愕地看了沧海一眼,神色凝重起来,五指俱出,灵力源源不断地灌注进去。那定神珠终于嗡声大作,光华乍起,不现则罢,一现便是璀璨夺目,瞬间满屋生辉。

众人齐声惊叹,虽不懂个中因由,也知此景异常,紧紧盯着她手上那颗水晶球。只见那些光芒爆耀了片刻,旋即返璞归真,收缩回定神珠里,化作极复杂的纹理在球面变幻流动。

大家都以为纹理过得片刻会像之前一样稳定下来,谁知等了很久,那些纹理一直处于不停的变化中,毫无定型的迹象。黄衫少女的神色越来越是惊讶。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灵力消耗甚多,白里透红的额间已是见汗,又过了一刻钟,定神珠的纹理仍在千变万化之中,似乎定不下来了。这时她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灵力尽敛,一把收回定神珠,颤声道:“莫非你是……天锁之命?”

沧海摸了摸额头,不明所以道:“什么天锁之命?”

黄衫少女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沧海一脸茫然,不知她为何突然撤了定神珠,道:“我?我只是一个山里打猎的。喂,你怎么不算啦?”

黄衫少女盯着他看了半天,见他土里土气,不像在说谎,低头思索了片刻,突然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众人见她连饭都不吃了,转眼走得没了踪影,皆面面相觑,不知何解。刚好饭馆掌柜乐呵呵地端着菜出来,却不见了人,一脸问号地道:“大师姐呢?”

店小二摊开手道:“走啦。”

饭馆掌柜懵然道:“难得来吃顿饭,怎么就走了?你也不挽留一下。”

店小二道:“大师姐要走,我可没那本事拦她。她给这位小兄弟算命,不知何故算不出来,大师姐生气就走啦。”下巴朝沧海努了努。

饭馆掌柜一边打量沧海一边道:“大师姐算不出来?这可是头一遭。看来这小哥不简单呐。”

沧海有些尴尬,施了一礼,道:“掌柜言重了,在下就是从乡下来的小山民,无意冒犯那姑娘。我也不知她为何生气。”

饭馆掌柜道:“这就奇了。唉,唉,是不是我的菜上慢了,惹她不高兴啦。”说着摇头叹气。

沧海道:“在下初来乍到,对皇城了解尚浅,有一事甚是好奇,不知当问不当问?”

饭馆掌柜道:“何事?但说无妨。”

沧海道:“刚才那姑娘看着年纪与我差不多,修为却颇高明,不知是出自皇城里哪个王公贵族?”

饭馆掌柜哈哈大笑,道:“这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但凡皇城里的人都知道。她啊,是天玑门的子汝大师姐。”

沧海惊讶道:“天玑门?那不就是天玑先生的……”

饭馆掌柜道:“不错,天玑先生正是她的师父。”

沧海心想:“难怪看她的手法有些眼熟,原来是道长的徒弟。”拱手道:“原来掌柜也是天玑先生门下,失敬了。”

饭馆掌柜微微一愕,摇头道:“不不不,老朽就是一个做小生意的,可没那个福气拜在天玑门下。”

沧海道:“我听着你们不是叫她做大师姐么,怎地却不是天玑门下?”

饭馆掌柜又笑了起来,道:“不止我这么叫,皇城里的其他人也都这么叫,跟是不是天玑门下可没有半分关系。”

沧海一副迷茫的样子。

饭馆掌柜道:“子汝大师姐哪,其实不是大师姐,而是天玑先生所收的关门弟子,是他众多门生中的小师妹。”

沧海奇道:“既是小师妹,怎么又叫大师姐,这不是乱套了么?”

这么一问,就连店里的伙计也乐了起来。饭馆掌柜笑道:“乱套了又能怎地?别人叫她小师妹,她打滚耍皮不干哪,非要做大师姐不做小师妹,说天玑先生偏心,对她不公,一进门就要做最小的被人欺负。其实天玑门的人待她最疼惜,谁会欺负她了?但她不管,缠着她师父要师姐的名号,天玑先生不理她,她就天天去师兄师姐们面前唠叨,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后来她师兄师姐们烦了,拗不过她,只好顺着她的意叫她大师姐啦。”

沧海莞尔道:“这倒是有趣。只是你们为何也叫她做大师姐?”

饭馆掌柜道:“这不是为了巩固她大师姐的名号么。她生怕师兄师姐们反口,便想出一个众口铄金的法子,每天到处闲逛,见人就称自己是天玑门的大师姐。时间久了,还真给她赖上了,皇城里的人一见都只知她是大师姐。原本这只是天玑门内部的事情,这样一来,闹得整个皇城都知道啦。天玑门的人一提起这事就苦笑叹息,却又拿她没法子。”

沧海道:“我方才见她,却不像是那么胡闹的人。”

饭馆掌柜道:“天玑门中她虽然最小,但天资聪颖,学到的都是她师父的真本事。每每替人摸骨看相,画符消灾,既不收钱,也不欺人,给街坊邻居们帮的忙多着呢。就连东王都说,这子汝大师姐是上天派来的精灵化身,她去了谁的家谁的店,谁就能得到一年的好运气。”

沧海道:“东王?”

饭馆掌柜道:“就是咱们东城的王啊。不过那种层次的事情就不是我能说的啦,你在皇城待久了,自然就会知道。”

沧海道:“嗯,原来如此。难怪你们店要留着位子给大师姐呢。”

饭馆掌柜一听他也随乡入俗叫起了大师姐,咧嘴笑道:“可不是么。咱们这一路过去,几乎每家店都给她留了空位,就等着她进门讨彩头。”

这时店里又进来了不少客人,饭馆掌柜便撇下沧海招呼人去了。沧海另外打包了些酒菜,顺原路返回住宿的客栈。

这“平安客栈”共四层,周合给他们订的是最好的上房,在顶层,一打开窗就能看见外面街道的景象。沧百重吃着打包回来的酒菜,不住口称赞皇城厨子的手艺,又问起街上的景况。沧海把街上的所见所闻详详细细地跟他叙述,末了道:“我看外面的人有不少气度不凡,皇城里果然是高手云集。但愿周前辈能寻得神医,将你的手脚治好,也不枉此行了。”

沧百重一边嚼着肉,一边含糊不清地道:“二十年都这样过来了,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无所谓了,顺其自然罢,能吃能喝就好。”

沧海在榻上摊了一会儿,忽然道:“老爸,你知道什么是天锁之命吗?”

沧百重愣了一下,道:“什么命?”

沧海道:“天锁之命。”

沧百重歪着脑袋想了半天,道:“那是什么东西?”

沧海道:“好像是一种命运,比如说,克夫命,霉运,狗屎运之类的。”

沧百重恶心道:“你怎么净挑不好的说?”

沧海道:“没正经读过书塾,肚子里就这点词了。”

沧百重道:“我没教过你吗?”

沧海道:“你教的那些都是野书。”

沧百重道:“野书不是书?”

沧海道:“是书,就是太野了,不好驾驭。”

沧百重道:“你忒多挑剔,有书读就好了,还管书野不野。再说了,我教你的那些书怎么野了?我看着挺好。”

沧海道:“那些书都是印在野兽的皮毛上,每次我学着学着就被它们的屁股分神,还带着一股骚 味,你说野不野?”

沧百重道:“古人为了读书悬梁刺股都行,到了你这里闻一下屁股就不行?”

沧海道:“没有,屁股倒是其次,关键是你拿自己写的书当教材,还骂人家书塾学的正经书是垃圾,我觉得你有点不要脸。”

沧百重道:“有你这样说自己老子的吗?那些书塾里的东西本来就是垃圾,光教人学字不教人道理。”

沧海道:“你这么厉害,倒是说说天锁之命是什么东西啊。”

沧百重顿时语塞,梗了半天,才问道:“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沧海把遇上子汝大师姐算命的事说了,道:“我见她说起这个的时候神色不大对劲,因此才回来问你。”

沧百重摇头道:“我也不懂。不过我劝你这种命中注定啊的什么东西还是少信为妙。有这闲工夫,你还不如想想那狩猎大会应该怎么弄罢。”

沧海道:“狩猎大会啊?能拿第一当然不错,不拿的话好像也没什么损失。顺其自然罢,有吃有喝就好。”

是夜,沧百重喝了一斤酒,衣服都没换就睡了。沧海表面上对狩猎大会没什么欲求,但不知为何,一想到能与全国各地的天才俊杰交手过招,却隐隐地感到有些兴奋,当下搬了张长凳在窗边盘腿打坐,一呼一吸地练起“破凰”来。

上次使用“破凰”,丹田差点被毁,他总觉得通神奥义里似乎隐藏了一些不为自己所知的事情,或者是用法不对,但这种获得巨大能量的同时也毁灭自己的招式实在是太可怕了,还是谨慎些为好。因此默默地在气脉之中摸索,试图找出其中的原因来。

外面的街市早已散尽,夜渐渐深了,静寂之中,突然嗒的一声轻响,有人从外面的树上跃进了客栈。沧海此刻正处于静默状态,神思锐利,清清楚楚听得那人是进了三楼,心道:“此人为何不从正门上楼,却要从外面进来?鬼鬼祟祟的,恐怕非奸即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九州花兽九州花兽淡定安然|玄幻花亦不怒与世争,草则不刚却长存,淡泊之心与九天共生
  • 权御天下权御天下苍越孤鸣|玄幻上古三皇死后千年,神州大地群雄并起,战乱不休。在这烽火狼烟的乱世之中,魔世封印破损,魔气泄漏,华夏神州再迎魔祸浩劫。少年韩月起于市井,行皇者之路,踏东瀛,阻魔世,定九州。苍生何晓几危安,真龙欲腾九天,惊鸿敢与天对立,雄翼中,权御天下!
  • 诸天之一拳无敌诸天之一拳无敌松飞书院|玄幻世间大能再多,也将在我一拳之下灰飞烟灭。 纵使你是帝王,我也轻风笑面。 纵使你宇宙第一,我也能一拳打爆。 我身怀系统,我不需灵力,我本实力至强,一拳可爆敌人,一拳可灭传说,一拳碎星辰,一拳毁星域,一拳已无敌! ......... 群聊:1134603123
  • 异世玄荒异世玄荒荒忆源|玄幻前世梦,今生了。前世人语无妄,今生笑看身旁。 今生于此,便要踏破九天,让命运吃屎去吧!
  • 七弥城七弥城劣三妹|玄幻陈家的传家宝,万年前有着神秘力量的一瓶夜咒之血,据说它有改变历史的力量,多少人想得到它,就能得到天下。那光之传人陈明澈,16岁的男孩负责守护它,守护世界。她,冥界夜咒之女,遗传母亲夜咒之血,能使时光倒流,代价,死。为了守护一个人,她死了无数次,那人不记得她,因为时光一直倒流,她不断死亡,不断重生,没有人记得她。而他,陈明澈,光族继承人,他竟不是时光中的人,因为他是光,谁都抓不住光……偶然的几次……他与她相遇……救世只为她……
  • 灭世魔甲灭世魔甲万里屠苏|玄幻千万年后,神迹降临,原本面临末世的世界重新复苏,神迹降临带来了被神遗弃的“神兵”“陨石”,以及神赐予人的“神力”。后来因为这些神兵神力,以及陨石制造出来的机甲,让整个世界进入帝国大战的时期。为了制衡世界,所以神迹再次降临,而此次降临的神力号称世界最强的神力……
  • 无上妙法无上妙法老衲醒啦|玄幻武技无敌?魂技无敌?仙术无敌还是炼丹炼器无敌?都不是。在这个古老的大陆上绝顶高手从来都不缺少,平庸之辈更是比比皆是,强悍的武技,诡异的魂技,华丽的仙术,神奇的丹药强悍的炼器也不算罕见。什么男主角竟然想要通吃?屌丝青年不走寻常路的逆袭啊!!!
  • 玄功至上玄功至上孤方斗士|玄幻大千世界,谁主沉浮? 巅峰之上,傲笑九重! 绚丽多彩的神界、云雾缭绕的仙界、风雨晦暝的魔界、荒烟野蔓的妖界、烽火连天的人界、熔岩幽冥的冥界,孤方心中的玄幻世界。 浩劫降临、万物泯灭、苍生哀嚎…… 守护领土,从来不是一个人的责任; 拯救生灵,从来不是一个人的力量。 从头再来又何妨,不过是浴火重生,再度涅槃;繁华盛梦,也只是昙花一现。
  • 遨翔时空遨翔时空宗正啸云|玄幻谁说修炼的世界一定要刻苦修炼?我偏偏就不好好修炼。云逸,云家的小少爷,就是这样的一个家伙,生在修炼的世界,可是他从小就对修炼万万分反感,一点也不用心修炼,但这并不能阻止他成为一方巨人,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来。无意之中、幸运之中,云逸得到了一个正在茁壮成长的小宇宙,别看是个小宇宙,但那也是宇宙啊!宇宙之力,宏大无边,宇宙之奥,玄而奇妙,云逸便是借着这个小小的宇宙,一步步从一个被世人瞧不起的‘博文天才’成长为大汉帝国数十万年来最为荣耀、最有实力的军方巨鳄,而后跨出帝国的范围,走向世界、走向宇宙、走出宇宙之外······
  • 这个前辈有点不靠谱这个前辈有点不靠谱一八一五|玄幻前辈你也太不靠谱了吧。 你在说什么能,我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智者,怎么会不靠谱呢。 那你倒是不要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