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6章 诱惑

司马顺和毛凌凤双双抢前一步,齐齐行礼道:“参见西夷王,臣奉吾皇圣旨,在此恭迎西夷王。”

李成坤白了她一眼,冷啍一声,“好你个毛凌凤,我以城池为聘,你宁死不嫁,现在为何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又嫁给这个残疾王爷。这是为何。”

毛凌凤见李成坤满脸怒容,心想坏了,难道他这次来是破坏这桩婚事么?于是满脸陪笑道:“大哥,此事说来话长,等有时间小妹再于你细说详情。不知大哥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李成坤满脸怒容,生气的说道:“我特意过来,看看你到底挑了个什么样的夫君,如不经过我的同意,他休想娶你。”

毛凌凤叫苦不迭,紧紧的蹙着眉头。司马顺见状,轻轻的将她揽进怀中,从容不迫的说道:“我和凤儿两心相悦,恐怕西夷王无权干涉私事。”

李成坤斜眼看了一眼,在马上一跃而起,直接扑向司马顺。毛凌凤刚想阻拦,身体一转,已经被司马顺推出几步开外。两条人影已经缠斗在一起。毛凌凤刚想上前阻止。司马顺温柔的声音传来,“凤儿不必担心,他伤不了我,就让西夷王看看我够不够资格做你夫君。”

毛凌凤只得站在一旁,看着两人拳脚生风,各不相让。一会功夫,两人都鼻青脸肿,衣服凌乱。毛凌凤见两人还不肯罢手,只得强行插进两人中间。眼看两人的拳脚就要打在她的身上,琴棋书画四人吓的大惊失色,连声疾呼。缠斗中的两人生生将打出的拳头改了方向。

司马顺一把搂住她上下打量道:“凤儿,你没事吧!”毛凌凤摇头刚说了句,我没事。就觉得怀中一空,李成坤已经将毛凌凤拽过去护在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冷笑道:“没经过我同意之前,你不许碰凤儿。”

司马顺大怒,“凤儿是我的王妃,是我的唯一妻子,你凭什么不让我碰。”

“凭什么,就凭凤儿叫我一声大哥,就凭凤儿是西夷唯一的凤傲公主。我就有资格不让你碰她。”李成坤傲然说道。

司马顺正待上前于他争辨。毛凌凤先他一步说道:“大哥,我们先上殿见过皇上再说其它的好吗?”

李成坤点了点头,拽着她的手说道:“好,我们先去见晋国皇帝,这事晚上再说。”说罢整了整仪容,换上一件外袍。

毛凌凤吩咐暗三速去王府替王爷取件衣袍来。三人重新上马,毛凌凤骑在中间,三人一起来到皇宫。司马顺换上暗三取来的衣袍,三人一起走上大殿。

晋元帝司马衍早就坐在朝堂等候,见三人齐齐进殿。众文武的目光全扫向三人,见两个男子的鼻青脸肿。互相仇视。惊讶过后,又是心中了然。

司马衍看到两人鼻青脸肿,狼狈不堪,差点笑出声来。忍住笑意,佯装视而不见。

李成坤上前拱手道:“见过晋国皇上。”司马衍也起身拱手道:“西夷王有礼了,路途遥远请西夷王先去驿站歇息。其它的以后再议。”此话正中李成坤下怀,于是他拱手道:“多谢晋元帝好意,驿站就不用了,孤王就在镇国公府住下便是,不必麻烦。”

司马衍沉呤一会说道:“这不好吧!恐怕是怠慢了西夷王。”

李成坤不以为然道:“孤王这次特意为将军而来,又岂能居住别处。元帝不必多言,孤王主意已定,除了镇国公府,哪都不住。”

司马衍看着毛凌凤,无奈说道:“那就劳烦王妃安排一切。”司马衍特意强调王妃一词,意在禁告李成坤,毛凌凤已是顺王妃的事情。

李成坤冷哼一声,不以为然。毛凌凤上前领命,和李成坤和马顺一起回到镇国公府。

毛凌凤一边吩咐下人将东侧院清理出来给李成坤居住,一边陪着李成坤在前厅用茶。三人默默无言,静静的喝着,这气氛看着有些诡异。毛凌凤张了张口,不知该如何说起。这时巧好毛叙琪和毛叙文两人下朝回来。

毛凌凤如遇大赦,给父亲叔父行礼后想回到凌香阁。司马顺把起身相送,却不料被李成坤一把拦住。像母鸡护小鸡似将毛凌凤紧紧护在身后。毛凌凤无奈笑了笑,示意司马顺先回到王府。

司马顺看着被李成坤护在身后的女子,无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只得转身向毛叙琪和毛叙文告辞回府。

毛凌凤目送司马顺离去,轻轻的嘘了一口气,转身坐下。

李成坤迫不及待的问道:“凤儿,你真的喜欢上他。”

毛凌凤点了点头,说道:“王兄,你也知道。自从石城之后,我已心如死灰,原想着一辈子就这样孤独终老。却不料回京之时,皇上金殿赐婚,本想着提出三个条件,刁难一下皇上,迫使他收回圣命。却不料王爷不但三个条件样样符合,当我在大殿上公开自己无法生育的消息后,王爷却仍然当殿许诺,一生一世一对人,不离不弃。说实话,那时我心中有些震憾这是其一,其二也话赶话在那里,不得不允。当时还想着大不了一走了之。可是通过接触,我才知王爷对我用情之深,远超我想像。若非王爷赠我凤鸣剑和雪灵丹,我恐怕早就死了。”

李成坤一阵默然问道:“这么说来,你己然对他动心动情,我亦不阻拦,当时我得到消息说你被迫答应。我就匆匆赶来,看来是我多此一举。”

“不,多谢王兄不远千里,惦挂着小妹,小妹铭记于心,此恩此情,小妹无以为报,只能愧对王兄一生。”

李成坤悠悠长叹一声,”今生我们注定无缘,若有来生,我不想做你王兄,想做你夫君可以么?”

毛凌凤谓然长叹,“王兄,来生之事,今生又怎说的定。总之是小妹对不起王兄一片痴心。唯有辜负而以。

李成坤沉默半晌说道:“我喜欢你,是我个人一厢情愿,你不喜欢我,不愿违背本心。你我都没有错,错在我们有缘无份。既然你已找到相爱之人,王兄祝你们幸福快乐,白头偕老。还有三天就是你大喜之日,王兄就亲自送你出嫁。”

毛凌凤深施一礼“多谢王兄成全。小妹感激不尽。”

于是在这两天,毛凌凤陪着李成坤在京城附近的转了一圈,两人不亦乐乎。

司马顺每次去国公府,被李成坤挡住,美其名曰,结婚前三天,双方不许见面。没有见到毛凌凤,不是说出去游玩未归,就是还没有起床。弄的司马顺心头火起,恨不得一剑杀了他。

司马顺匆匆将几日军务全部提前处理好,想到明天大婚,怎么的也得在家多待几天。等军务处理完毕,已然是幕色深沉。司马赶在城门关闭之前,进了城。一路急匆匆的向国公府疾驰。

突然横边小巷有一辆马车直冲而出,司马顺来不及摞马,只能将马缰往后拉,马蹄高高扬起掀翻马车。马车上传来一声惊呼,一抹白色身影从马车上飞出,向青石板面坠落。

司马顺纵身一跃,将那白色身影抱在怀中,低头一看,竟是一位绝色美女,吓昏在自己怀抱。司马顺看着破烂的马车,和吓昏了车夫和丫环,不由一阵筹促。

抬头看见路边有一间客栈,抱着女子大步流星走到客栈,要了一间上房,将她放在床上,刚待转身离开。却不料女子却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司马顺低头看见女子酥胸半露,不由一愣。只见女子媚眼如丝,一脸媚惑,将胸部紧紧的贴在自己胸膛,不由明白了几分。冷笑一声,用力将女子从自己身拽下,甩在床上,回头便走,自始至终,任女子如何娇呼,都没有回头一下。

女子见他走出房门,从床上一跃而起,对着门外丫环说道:“任务失败,鱼儿不咬勾。”李成坤在隔壁房间里,看着司马顺毫不留恋的身影。不由微微长叹,“我不如你,凤儿选你是对的,希望你能始终如一。”

司马顺真觉得心中忐忑不安,干脆直接从墙上飞身跃上房顶,直奔凌香阁。见女子端坐窗前,凝目沉思,当司马顺轻轻落在窗前,女子马上起身伸出纤纤玉手。

司马顺看着女子的笑容,心中大定,轻轻从窗口闪身进入房内。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莫名觉得心安,毛凌凤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闻着熟悉的味道,分外依恋。两人相偎无言,不觉鼓打三更,毛凌凤轻轻推开他,司马顺知她意思,不舍得从窗口跳出,几个纵跃,不见踪影。毛凌凤轻轻关上窗门。

次日凌晨,睡眼朦胧的毛凌凤就被人从被窝了挖了出来,一番简单洗漱完毕。早有宫中顶级嬷嬷来给毛凌凤开脸,化妆,脸上淡淡的伤痕被薄薄的胭脂履盖,展现出完美的容颜。配上特制凤冠霞帔,描金绘凤的大红嫁衣,还有足上穿的绣凤花鞋,全是宫中顶级绣娘赶制出来。用的都是皇后用的衣料,除去凤冠凤袍配制上少了一尾,其它都和皇后无二。

当毛凌凤穿戴停当,配上那通身英气,纵是皇后也稍逊三分。这时丫环大声叫道:“皇后娘娘驾到,王少夫人到,各位全福夫人到。”

毛凌凤忙起身迎了出去,只觉得珠环叮咚,甚是不便,不觉皱眉。

王静玉在前,谢林汐在后。身后老夫人和陈氏陪着几位全福夫人。

毛凌凤连忙扶着王静玉坐在床上,皱眉道:“姐姐身子不便,为何也凑此热闹。”

王静玉浅浅一笑道:“不妨碍,太医说胎儿稳定,稍加走动,反而有利生产。难得妹妹大婚,姐姐岂有不来相送之礼。”

谢林汐一听深有同感道:“我们可都记得我们出嫁的时候,你这张厉嘴可不饶人。如今好不容易盼着这个机会,又怎能不讨些回来。”说完将一些个压箱底礼物装在锦盒里递给她。

毛凌凤吩咐知琴将锦盒接过,道了声谢。

谢林汐白了她一眼道:“你如今贵为王妃,又有军功在身,我的些许东西可入不了你的贵眼。”

毛凌凤失笑道:“在姐姐眼中,难道妹妹是如此势利么。”

谢林汐上下将她打量了一遍坏笑道:“妹妹如此倾城绝色,今夜洞房怕是王爷会控制不住自己,妹妹可要做好准备,莫要明天下不了床。”

毛凌凤顿时脸飞红霞,佯嗔道:“三人之中,唯有姐姐嘴巴最利害,又不肯饶人。怎的王大哥也不管管。”

王静玉冷啍一声,“我那书呆子大哥那里管的了她,只要我大哥说一句,她这张厉嘴就不知反驳多少句。”

王静玉也将毛凌凤仔细察看一番,嘻笑道:“难怪谢姐姐会这样说,这样美的新娘子,王爷又思念了这般长久,今晚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妹妹。妹妹可要做好准备,不要明天真的下不了床。我可还在皇宫里等着你们去谢恩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倒霉丫鬟生存记倒霉丫鬟生存记一朵西凉花|古言21世纪锦鲤少女苏晴因为中了新年大奖一时激动猝死了!她的灵魂穿越到另一时空的同名倒霉少女上,遇到了天煞孤星莫流芳,碰撞出来不一样火花! “原来我前半生所有的幸运都用来遇见你了。” “少爷放心!有我在你一定不会死的!”
  • 废后娘娘要出嫁废后娘娘要出嫁相里姣子|古言她是异国的世家小姐 嫁的是一国皇帝 大婚之上威逼她的是铮铮箭羽,和男人的讳莫如深。 然,大婚之后,各国中传出的却是他爱她如命的传言。 南晋之行 她遇见良人,真心交付,却被他斩下头颅,进献南皇。 至此,他与她之间的仇恨万死难销 她在他后宫乖顺听话,只为寻找杀机; 与他的嫔妃争宠斗狠,他为她遣散六宫; 她暗地里玩弄朝堂,最后让他众叛亲离; 皇城之外 一场大火,一场战役,一夜温情…… 她联合北齐明凰太子攻入他的城池,他溃不成军,笑问着城楼之上执剑而立的女子。 “你可爱过一个人?” 城楼下是铮铮枪阵,他身中箭羽坠落而下,那时她才看清了他另一张脸…… 原来,她所报复的人也是她所爱之人…… 经年之后,临风城的别院中,樱花树下,眉眼浅笑,谁才是谁的殇…… 【过程纠结,结局欢喜,虐文基调,不喜慎入。】
  • 祈愿安乐遥祈愿安乐遥少年且年少|古言玩世不恭的作风,漫不经心的态度,雌雄莫辨的容颜,空前绝后的天赋,与世无双的实力…… “我一向温柔善良,不打架,不骂人。” “和别人起争执咋办?” “咋办?……灭了呗!”
  • 如梦薄如梦薄海棠红釉|古言隶如是一个官员的女儿,家道败落流入风尘,他是她的救世主?还是一道催命符?
  • 残花败于世残花败于世才四岁|古言鬼花本为杳者,浑身带血出。本生于泉,忘忧之用,故孟婆说,以其行孟婆汤。后见于世,为之大恐。上神乃命碎琼玉女降一场大雪化去鬼花之血。雪化,血消,鬼花而亦因失其毒,不如野花。于是,更无孟婆汤,地多鬼之,不得过奈何桥,故,众鬼无归处,相思之人无相见。 神却降罪与玉女,锁于千古寒冰之地,玉女不服,神大怒,却无奈。孟婆只去问,复求殃之药,而不得。 可怜杳花,受血伤而后,叶也落尽血也消,花瓣有如落叶残。将死之日,而遇其人,而无奈临别之际,无可赠以不可遗者,乃以己之香为定情物,夜夜待君子归。乃等之世,君子而无归迹。 后而方知,心上之人负心者。此香虽然我心意,这等残花未入眼。 世人都说残花败于世,其实,败于你。
  • 摄政王驾到夫人别想逃摄政王驾到夫人别想逃苏尔夫斯基|古言前世,他为了她死在刀剑下,五马分尸;前世,她爱他,却为他带来无尽灾难。 今生,他只想继续宠她入骨;今生,她只想离他远远的,让他安度一生。 但他却越来越宠她,爱她。他说:“今生,你别想离开我!”
  • 穿越之绝色公主人人追穿越之绝色公主人人追藤罗紫|古言王朝更替,她是其中的操盘手,还是只是一个棋子。一念得失,求仁是否能得仁。心念天下,却被逼迫到无路可逃。一朝穿越,看近天下荣辱,唯余满地断魂。她不是神,亦没有颠覆天下的能力,只能看着亲近她、善待她、爱怜她的人死死伤伤。终于玉碎、割袍、断发,欲与青灯相伴之时,耳边却传来一声悲叹,“无双,你可还记得欠我一条命。”……“休想合离,你与他如何我不管,今生今世,你只能是我慕容随歌的妻。”他怒不可遏,却依旧忍受背叛,也不愿失去。“阿浅,我放不下你,即便背信弃义。”他一袭红杉如同浴火红莲,似是踏着红霞而来,将她所有的视线渲染得绯红。他白衣胜雪,玉颜恍若九天谪仙:“我终究还是输给了你。”……
  • 归簪记归簪记尺素桑梓|古言一支冠镀金箔的富贵之物为何会藏在一娇小柔弱的少女身上,它来自何处,又该去向何方……在西方遥远的边境,忽而冒起一股庞大势力,它与它(她)有何关系……
  • 枭宠:盛世弃妃枭宠:盛世弃妃提灯姬|古言她是相府千金,东宫太子妃的不二人选,却暗恋一个生母卑微的皇子。她为引起他的注意,任性骄纵,甚至伤害了他深爱的女人。一朝圣旨降下,她家破人亡,沦为庶民。再相见,她是女扮男装的南地商人,他则摇身一变,成为大权在握的尊贵九皇子。他羞她,辱她,恨她入骨,却在听闻她要嫁作人妇后,他怒了。“孤的女人,谁敢动!”
  • 盛世祸天:痴情王爷的银发妃盛世祸天:痴情王爷的银发妃久萝|古言她穿越异世,不知道亲情是何物的她,享受了从未有过的亲情,却出现了一场从未预料过的大灾,一夜之间,她白发三千他是仇人之子,却也是她旧时最美好的回忆,他自以为可以打动她冰封的心,却还是抵不过她刺进他心里的那一剑。片段一:阿萝,我带你去买冰糖葫芦好不好?“某王爷贴心说道,却被某女暴怒的一掌拍过:“老娘是这么幼稚的人吗?!!”虽然她很想吃。二:“阿萝,你不可以看别的男人,只可以看我!”却还是被拍走:“那是你儿子好不好!”某小包子无辜的望着自己的娘亲和父亲:“你们好恩爱哦。”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