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0章 我想要,睡你

“微恙罢了,你怎知我病了?”

他薄薄的唇瓣抿着淡淡的弧度,,神色柔和,连两道浓眉都都泛起柔柔的涟漪。

司徒瑾煊看着他那纯净的眸中倒映着的自己,幸福地有些晕眩,醉呼呼地说道:

“我差人打听了,你病了也不告诉我...你家门卫好凶,我说我是相府小姐,都不给进...”

他掩唇轻咳了几声,忍俊不禁道:

“你知道说什么才有用吗?”

“什么?”她抬起头来,像个求知的好奇宝宝。

“说,你是他们的女主人。”他俯身贴于她耳边,微微一顿,缓缓吐气道。

“你不老实。”司徒瑾煊先是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又恨不得把头埋起来,好不让人留意到她那掩盖不住的娇羞和心动。

她悄悄回头看,发现那盛宇早已经走没影了,才道:

“那人总算是走了...生怕我把你给累着,他也不想想,你如今病弱,我还能让你做什么?”

闻言,叶清云一挑眉,微屈身便将眼前这碎碎念的女子打横抱起,往内室走去。

“呀。”她都未来得及反应,只惊呼一声,便已经在他安稳的怀抱中。

“诶,你还病着呢。”她抓紧了他的衣襟,有些焦急地说道。

他一脸坏笑,揶揄道:“我们能做的事,可多了。”

她一下子明白过来,他是不满她说他病弱,才“身体力行”来证明...

这样想想,她便不客气了,双手圈搂着他的脖子,手玩着他乌黑的头发。

“我发现与你呆久了,我脸皮都厚了许多。”她那手溜到他胸前,有些挑逗意味地去戳他。

“比起总是动手动脚的某人,”他向胸膛上那不安分的手努努嘴,还想再说什么,便被司徒瑾煊打断。

“怎么?还不能揩揩油...”

她硬着脖子,很不害臊地说道。

他低下头去,温润炽热的唇紧紧压迫着她,辗转厮磨寻找入口。

司徒瑾煊也迎合着他,唇舌来往中胸口渐渐发热发烫,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她闭着眼,嘴里是纯男性的味道,掺杂着淡淡的药味,唇舌柔韧却无不适感。

吻得忘情,叶清云低身将她安放在床上,双手撑在她耳旁,加深了这个绵长的吻。

司徒瑾煊犹如是躺在了棉花上,全身软得能化成一滩春水。

“主子,我...”

有人突然推门闯了进来,推门声和说话声吓得她一个激灵,松开了绕着他脖子的手,离开了他的吻,慌里慌张地转过身去,背对着来人,手捂着脸,羞涩得不行。

这样意乱情迷的模样,给别人瞧去了,真是太丢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你们继续!”

若风先是被雷劈了一样,惊呆在原地,很快反应过来,很是窘迫地急急地说道。

“我没教过你进来要敲门吗?”

坐起了身的叶清云面色阴沉下来,望着司徒瑾煊的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的模样,厉声道。

“对不起,我见门半掩着...若风愿受罚,日后定注意!”

若风慌得赶忙跪下,刚刚他真只是被呆住了而已,真没敢细看。

面对着墙的司徒瑾煊突然想起她们进屋时,好像真没关上门,还是她用手轻拉了下,才半掩着。

这样说,好像也不怪他。

她转过身去,拉拉那脸色并不好看的人的衣角,见他回头望她,低声道:

“罢了,别那么凶,怪吓人的。”

叶清云望着她还泛着红潮的娇羞的脸庞和那微嘟着嘴的撒娇模样,心中的火气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下去。”

“谢谢主子,谢谢司徒姑娘!”

若风轻呼了一口气,连走带跑地把门带上,一溜烟没影了。

“别皱眉,皱眉就没那么好看了。”

她拽着他的衣角,将他扯近了些,伸手去抚平他皱着的眉,嘴里这样说,心里却想着,清云无论如何都是绝顶好看的,只是她太不愿意见他恼怒了。

他的手抚摸着她那瓜子脸,温厚的手心里有着厚厚的一层茧,虽有些硌,却给了她足够的安全感。

宫道上,拐角处。

叶清安坐在轮椅上,一转弯便看到了非常不想看到的人。

如果她现在能走的话,她肯定和避老鼠一样避着同样惹人厌的司徒墨白。

她不想见到他,不代表他也是。

“废了?”

他站定在她面前,身后的仆人便不敢在推车,只好停在原地。

她抬头望他,只见他那黑如点漆的眸色之中泛着异样的光采,满是令人作呕的恶趣味。

“令司徒大人失望了,并没有。”

她别过头,道。

“那就好。”微冷的手握着她的下巴,强迫性把她的脸别了回来,四目相对。

司徒墨白屈着身子,两人之间的距离非常的近,近地让叶清安觉着周身都被他的气息包围,逃无可逃。

她仰着头,带着怒气与他对视。

他眉似远山,薄唇微抿,一双乌黑鎏金的眼直直地盯着她,傲气凌人,神情中却流露出几丝不易察觉的贪恋。

“下去。”

司徒墨白望着她,唇一张一合,话是对那低垂着头的仆人说的。

“别走远。”叶清安的胸脯有些激烈的起伏,一股怒气潜伏在她体内,几欲倾泄。

那仆人如获大赦地低着头离开。

“魏安,我想你了。”

他那带着凉意的手摸着她的脸,她的眉,最后停在她的唇瓣上,引起她强烈的不适感。

在她想张口咬他的手时,他似是早就料到一样,捏着她的下颚骨。

动作如此熟练,让她想起之前的种种羞辱,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司徒大人,劝你离我远一点...”

她很是用力地挣脱开来,一点都不怕弄伤自己,倒是司徒墨白担心伤了她,松了手。

“你拿什么威胁我?叶清云?”他凑得很近,根本不想听她把话说完,眼角有凛冽的寒光,如匕首一般。

“安儿?”他冷笑了声,用着陌生且别扭的语调喊道。

叶清安浑身一震,藏在袖子下的低垂的手有些发抖,她想起在她那次罚跪晕倒时,哥哥便喊了自己“安儿”!

司徒墨白他发现了?

她死死地瞪着他,异常紧张地听着他说出的话。

“我着实不明白,你宁可去做他心中的替代品,也不愿来到我身边吗?”

他像是很享受她惶恐的神色,神色慵懒,那眼底深处却是绝对的肃杀和嘲讽。

她心中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司徒墨白误以为魏安是叶清安的替代品?

“你想要什么,爽快说明白就是,何必那么拐弯抹角,净说些恶心的不着调的话?”

她嘴角划过犹如刀锋一般的冰冷弧线,冷声道。

司徒墨白被气笑了,手扶上了她的后脑勺,唇与唇的距离被拉得格外地近。

“我想要什么?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她本能想躲避,身体轻微往后仰,又被他给硬扯了回来。

“我想要,睡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吃货娘子珠圆玉润吃货娘子珠圆玉润樱花柚|古言萧珠玉一生以吃为己任,某日遇上以为患有厌食的俊俏郎君,小命屡次得他所救,不知不觉欠了不少恩情,为了报恩她决定用天下美食医好薛公子的顽疾。某日,薛薄连盯着吃的脸圆圆的萧珠玉,一脸凝重道:“萧三姑娘为医我病,来回奔波,都累瘦了。”萧珠玉摸了摸自己脸上沉甸甸的肉,有些心虚。“让姑娘为我如此实在不为君子之道,我思前想后,觉得让姑娘常住我府中,管我一日三餐,方为稳妥之策。”“你要做你家的厨子?”一声轻笑,“是做我娘子。”
  • 来啊互相伤害来啊互相伤害暖阳02|古言“念茗,朕用天下给你当聘礼,你可满意?”皇帝大婚,十里红妆。“皇后,皇后不好了,皇上废了整个后宫”“啊?”皇后心里一惊,难道自己也……“念茗,朕说过废了你吗?”
  • 客官,来找茶客官,来找茶谣倾初|古言有没有搞错,怎么说他也是把她从坏人手中救下来的恩人,不就亲了一口,立刻就赏了他“五百”。大赛中她就这么“幸运”,跟他抽中了一组?!组就组,可为嘛他的书童会变身,还拜托他们去找仙叶?!找就找,可为嘛她跟这个混蛋辛苦做完任务、取回仙叶、还被他占了诸多便宜后才说……仙叶有假的?!刀剑相对,是谁的心在作怪?“啧,这里的茶真难喝。”杯子摔地。“喂,客官是来喝茶吗?”横眉冷对。“哼,我就是来找茬的!”拍桌而起!
  • 我家王妃太坏了我家王妃太坏了溜溜三溜|古言陆家有个小女娃,爹不宠娘不疼,八岁开始独自外居小山村,布衣粗食自给自足。 十年后,陆家派人传来消息,说是给她说了一门天好的姻缘,让她立刻回去结婚。 入府第二天,陆九发现自己还是个宝宝? 下定决心,当天再次献花王爷,还没碰到衣角就被人拎起来碰到门外。 陆九趴在地上,咬牙切齿:“今天你对我不理不睬,往后我要你……要你,哼!” 后来,某王天天追着陆九要举高高。 陆九躺在椅子上磕着瓜子儿哼着小曲儿:“听说王爷又要纳妃了?” 某王盛怒:“哪个不长眼的走漏风声?” 破坏本王给爱妃的惊喜!
  • 误入异世,萌兽求收养!误入异世,萌兽求收养!九奏|古言一不小心误入兽世,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想要来个向贝爷学习的活动,安度自己在这个兽世的晚年。没想到暗戳戳的被人盯上,缠着生小兽兽,虽然这里的妹子质量是差了点,可到底也是妹子啊,人兽什么的表示真的接受不了啊!
  • 暖宠之医品夫人暖宠之医品夫人墨香奶茶|古言正经篇 ? 一个是手拿金针,济世救人的女神医。 一个是手持剑戟,守卫边疆的大将军。 她原是肆意张扬,生性洒脱,一场变故,让她从此改头换面。 他却时而霸道狷狂,时而温润如朗月,身长八尺,貌若潘安,是京都无数少女心中的好儿郎。 原本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儿,却因为一件悬案而有了牵扯。 且看二人如何揭开重重迷雾,携手谱华章。 ? 搞笑篇 ? “喏,大侄儿,看见对面的漂亮姐姐了吗?”那四五岁的小丫头向身旁的男人指着唐舒软糯糯的说着,“原本我想将你许配给漂亮姐姐来着,可是,唉···”还配上一脸可惜的表情,“上次我去寺里给你求姻缘签,那大师就说你这姻缘一言难尽,可不是,就连漂亮姐姐也嫌弃你” “哦,是吗?”那男人看着唐舒低沉的开口,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笑意。 唐舒看着对面的一大一小满头黑线:“···” “其实漂亮姐姐说的也对,她说按照她的年纪,就是做你娘也使得,我后来想想,好像的确是这样,我叫她漂亮姐姐,那你照着辈分,也该称她一声姨母,我现在遗憾的是为何我那大嫂晚生了你几年,害的你还一直打着光棍” 那小丫头鬼机灵似的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唐舒好想冲上去捂住她的嘴。 “哈哈哈,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那男人旁边站着的公子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先前一直忍着,这会儿实在憋不住了。 那男人一个眼刀子袭来,吓得那位公子立马捂住嘴,可那眼睛里还是笑意满满。 “我竟不知,姑娘已···如此高龄”男人上下打量着唐舒开口说到。 唐舒:“···”
  • 闷骚王爷来找茬,王妃太清纯闷骚王爷来找茬,王妃太清纯旿佐小酋长|古言这本书是某位神经质且傻白甜,外形小黑莲的么么哒作者在某一天在好基友的怂恿下,从此走向无厘头,写下一本情节小污污,人物关系小乱乱滴文【你懂得,奸诈脸】不喜勿喷!
  • 爱上妖妃爱上妖妃宇文灵秀|古言二十一世纪的大学毕业生,雄心壮志,却很意外很意外的死了,但是,是穿越还是重生呢,这是什么情况,夏朝,殷商时期,西周,为什么到了什么朝代都是别人口中的妖妃呢?历史会改变吗?妲己真的是狐狸精吗?她,是,苏妲己!褒姒,真的是莫名其妙的弃婴!怎样才会成为一位合格的妖妃呢?那么,妖妃的爱情,亲情,友情,会如何呢?爱上妖妃,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呢?被妖妃爱上,又会有怎样的结果呢?成为妖妃的朋友又会怎样呢?希望,大家关注,妖妃,谢谢
  • 琵琶恋:爱妃,本座等你琵琶恋:爱妃,本座等你粑粑潺|古言山下相遇,他重伤此生此世,纠缠不休。“为何爱上我。”“不为何。”“为何要不顾自己性命?”椛夙音双手颤抖,不要死!求你!
  • 青子矜之桃青子矜之桃潮汐眷瞳|古言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因她姓青,家父不会起名,便随着民歌起了一个青子矜,读起来朗朗上口,其全家其乐融融,一切都是如此完美,最不能忘怀的是她十四岁那年,只因一场大火,便烧死了全村的人,于是在一个雨夜,她被一个小姐救起,而从此,青子矜不再是青子矜,是顾之桃,她从此面临的,不是她所憧憬的农家小院,而是皇宫,世界上最美的牢笼,君舒年,我要你用一生,给我采摘千朵茉莉,莫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