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8章

天刚蒙蒙亮,我们也踩着晨光到了万恶楼。

这座山脚下的小城镇氤氲在淡金色的光芒之下,祥和又宁静,可这份安宁之中,却是一个个手握屠刀的恶徒,一时,有些讽刺。

我浑身依旧酸痛,只好扶着车夫下了马车。

落地时,一阵头晕目眩,早早等候在镇子口的花姨见我如此,忙疾步赶来扶起险些摔倒的我。

我扭头看了花姨一眼,道声谢后便眼睛紧闭,昏睡过去。

正熟睡之时,被一阵阵呼唤吵醒。

“梦儿,梦儿~”

那声音,温柔又熟悉,我从温暖的床榻上起身,朝着声音走去。

远远的,有一座凉亭矗立在屋外,凉亭四周是假山池塘,池塘内还有金灿灿的鲤鱼甩动着肥硕身躯互相嬉戏。

莫名的,我感觉到全身舒畅,好久都没有这般舒心了,我忙贪婪的深吸了口气,空气里甜腻的花香便萦绕脑海。

那凉亭内姿容绝世的女子笑着看向我,继续唤道:“梦儿,快来,到娘这里来!”

原来是娘,是我那温柔的美丽娘亲。

我小跑着奔过去,待走进时,一把扑进妇人的怀里。

妇人被我逗得脆生生的直笑,我正要再往怀里钻时,衣领却被人重重提起。

我一脸气氛的转过身,就看见一位面如冠玉的男子愠怒的看着我,嘴里叨叨:“你都五岁了,还是这么没轻没重,万一把你娘撞伤了怎么办?”

眼前的男子虽然斯斯文文,却是个冷面煞,从小我就怕他,此时看见他生气,我也不敢顶撞,只委屈的嘟着嘴,轻声道:“爹,我知道了!”

看我认错,男子这才放下我,转而一脸笑意的看着妇人,道:“我刚买了些你最爱吃的桂花糕,我们去尝尝。”

说完,妇人便起身,两人双手交叠在一处,亲昵无间的走出了凉亭。

眨眼间,凉亭内就剩了我,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我的心里无端的生出一股酸涩,想也没想,我迈着小短腿哭着朝两人追去。

追着追着,两人的身影便散做光点,一点点消失不见。

我哭着冲向那光点,用双手紧紧去抓那些光点。

可那再努力,光点还是缓缓消散于空中。

我无力的蹲坐在地上,抱着双臂哭的声嘶力竭。

就再我哭的嗓子已经嘶哑之时,我的肩膀被人轻轻拍着。

怎么会突然有人出现,我心里一惊,忙向身后看去。

刚转身,就对上一张熟悉的脸孔。

“娘,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我哭着扑向妇人的怀中,可谁知,这一扑差点把妇人撞翻在地。

妇人用双手支撑着身子,笑着道:“哎呀,我的梦儿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看着妇人勉强支撑的身子,我忙忍住了那深深的思念,扶着妇人站起了身。

待妇人站起身,我仔细的打量着她。

她还如刚才那般美艳,只是眼神里没了刚刚的甜蜜,多了几分哀伤。

妇人也定定打量着我,轻笑一声,道:“梦儿长得真像父亲!”

听到娘说我长得像那个冷面煞,我不满的撇撇嘴,嘟囔道:“谁要长得像他啊,为什么我长得不像娘啊,娘这么好看。”

听到我的话,妇人噗嗤笑出了声,转身看着旁边站立的男子。

爹依旧丰神俊朗,只是那眼里多了几分自责。

听到我的话,爹转身看了我一眼,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因为我的冒犯而动怒,反而扯着嘴角,浅浅的笑着。

我一脸震惊的睁大了双眼,娘好笑的看着我,道:“你爹他就是那冷冰冰的性子,他心里啊,可比谁都在乎你。”

我正要再次扑进娘亲怀里,这次,娘亲却是阻止了我。

看着我疑惑的目光,娘解释道:“我们现在只是一缕意识,出现在你梦中只是为了嘱咐你一些事情,时间不多了,你要好好听着。”

听完这话,我的眼泪再次涌了上来,想起娘要嘱咐我一些话,我忙止住了眼泪,定定看着娘亲。

娘亲叹口气,擦了擦我眼角的泪水,道:“十年前我们招来的祸事,全由魔功引起。魔功只是江湖人对它的叫法,实际上,它只是一个血脉传承。”

血脉传承?怎么偏向神话了?我不禁满脸疑惑。

娘亲看着我一脸的不解,忙解释道:“你也可以理解为是一种毒,只由血脉传承的一种毒,至于这毒如何来,娘我也不知道,只能你自己去找寻真相。我今天要嘱咐你的就是,这种毒会根据寄主的人情绪而复发,复发之时,你会内力大增,身体的反应能力也会到达极致,这也就是天下人想要得到的原因。不过,毒发之时会伤及自身,轻则数日卧床不起,重则减少寿命,甚至也又丢掉性命的可能。梦儿,你一定要慎用啊!”

我点点头。

父亲这时也走了过来,道:“赵梦,为父是赵家的家主,是为父没有护好赵家人,你莫要往自己身上揽,更莫要寻仇!”

我心里都明白,父亲这是怕我因此丢命。

你们这般疼我,我又如何能负了你们。

这仇,即使坠入阿鼻地狱,我也非报不可。

心里这般想着,我却扬起笑脸,对着娘亲道:“既然爹娘希望我平安顺遂,我自不会去冒险,惹得你们挂心。”

听到我的话,娘心安心的点点头,摸着我的脸颊眼里全是不舍。

慢慢的,眼前的父母渐渐变得透明。

我紧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

就在爹快要消失之际,猛地睁开眼,一脸担忧的望着我。

我再也忍不住,朝着两人消失的地方放声大哭。

知子莫若父啊,父亲知道我一定会给他们报仇,所以才一脸的担忧。

再醒来时,屋内一片漆黑。

我摸了自己湿漉漉的脸颊,蜷缩在床上半响没有出声。

就在这时,我听到屋内轻微的响动。

“谁?”

我拿出枕下的匕首,紧紧盯着屋内的一处。

“轰”

火折子的声音突然再那角传了出来,接着便是一阵亮光。

突如其来的光芒灼着我的眼睛,我只好收回手护住要害,眯起眼睛适应这光亮。

一瞬后,我慢慢睁开眼睛。

就看见了坐在桌子旁的万刃。

我惊奇道:“万楼主,你为何在这里?”

万刃拨了拨桌子上的蜡烛,柔声道:“我担心你,便过来看看,却听见了你的哭泣声,怕你不适,便坐在这里。”

确实有些不适,我擦干了眼泪,笑着说道:“无甚要紧,只是鞭伤未愈,有些灼痛,便哭出了声,让万楼主见笑了。”

我不知道他来了多久,也不知道他是否听到我哭喊着爹娘。

既然她不提,我也就当做没发生。

万刃站起身,走到我的身边,笑着道:“哪里哪里,我今天来,确实有一件事情要告知于你!”

看着走进的万刃,我赶忙披上外衫坐在床边。

“万楼主请将!”

我刚说完,万刃便看了我一眼,犹豫的开口道:“两天前,郭护法身亡。”

郭密娟,那个前几日还陪着我喝酒的女子,怎么突然就死了呢?

我着急的站起身,问道:“为何?可是敌袭?”

万刃摇摇头,一张脸隐在阴影中,沉声道:“是冯王所杀。”

我一脸不信,他俩没甚过节,冯王为何要置她于死地。

看到我这番模样,万刃忙解释道:“是郭护法想要篡位,趁我不备准备刺杀于我,冯王为了护我,失手杀了他。”

我更加不解,道“可郭护法不是倾心与你么,为何要篡位?”

万刃叹口气道:“郭护法是张强安插在万恶楼的探子,因着时常传递情报,一来二去间,张晋哲便和郭护法情愫暗生,就在我除掉张晋哲之时,我和郭护法的仇恨便就此结下。”

万刃的话让我猛然惊醒,怪不得郭密娟时常盯着一处黯然伤神,原来是记挂着张晋哲。

我突然就想起我那一阵心悸,原来,我和三角眼坐在马车上我心痛之时,就是她赴死之时。

以后可没人拉我去喝酒了。

想着,我深深叹口气。

不过,万刃这么晚来找我,可不会就为了这件事吧。

念及此,我便开口道:“万楼主,可是有事和我商议?”

万刃抬起头,眼里波光流转。

“我确实有件事情和楚姑娘商议,既然楚姑娘已经开口,我也就直说了。”

说着,万刃敲击着手中的折扇,站起身,盯着我道:“郭护法一死,这城中护卫之职便空缺了下来,别人我不放心,所以想问问楚姑娘愿不愿意?”

听到万刃的话,我忙低下了头。

心中思量万千,这件事,应下来,我便可以借着万恶楼的势力为我报仇,可一旦应了下来,以后,面对师父师兄,只能刀刃相见。

看我迟疑,万刃忙道:“当然,我这只是邀请,选择全在楚姑娘。”

罢了罢了,事到如今,哪有什么可选的。

我抬起头,定定看着万刃,回道:“好。”

说完,我单膝跪地,朗声道:“属下,参加楼主!”

万刃眯起了那双诡异莫测的眼睛,连忙俯身扶我起来。

笑着道:“好!好!好!”

说着,紧紧盯着我的眼睛,继续道:“万恶楼可不是好进的,从明天开始,你可要护好自己,不要死掉哦!”

看着万刃大步离去的背影,我暗自捏紧了拳头。

钱宁、吴猛,等我!

上一章第67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清梦.繁华冢清梦.繁华冢段琳琅|古言生命也许就是这样,一个坏了,就在另一空间重启一个备用,好去继续那未完的爱恨纠缠。泪阑干绿窗雨洒梨花绽,锦斑斓香闺春老杏花残。一觉清梦群,清梦·繁华冢都已满员,请加入新群,繁华冢16031731验证信息:繁华冢
  • 念代凰念代凰曲尽终人散|古言网络歌手苏念,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偶然机会带着250系统穿越到了一本小说里,从此开始了斗倒玛丽苏的旅程。
  • 妃常妖孽,风云再起妃常妖孽,风云再起倾城歌未央|古言二十一世纪的她,因为大爆炸,穿越到了古代,神秘的身份浮现而出。看她究竟何去何从。
  • 你愿意再爱我一次吗你愿意再爱我一次吗无音潇潇|古言战无不胜的大将军爱上了村妇?十余年后又为何将其抛弃。“你是骗我的对吗?”面对头也不回的他,思月悲痛欲绝几欲轻生,但是一想到,,,她又燃起活下来的希望。
  • 穿自己写的书里了穿自己写的书里了姜楚岚|古言作为一名小说作者,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进入了自己写的书中
  • 贪恋红尘三千尺贪恋红尘三千尺漫之小筑|古言本是青灯不归客, 却因浊酒恋红尘。 人有生老三千疾, 唯有相思不可医。 佛曰:缘来缘去,皆是天意;缘深缘浅,皆是宿命。 她本是出家女,一心只想着远离凡尘逍遥自在。不曾想有朝一日唯一的一次下山随手救下一人竟是改变自己的一生。而她与他的相识,不过是为了印证,相识只是孽缘一场。
  • 鲛珠传奇鲛珠传奇羽子舞|古言传说鲛人一族千年成珠,化形,作人,体内鲛珠更是拥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奇效。 于是在本就烽火连连的战乱下,无数王朝派人寻找鲛珠。 殊不知,鲛珠传承悠久,唯有一族族长才能孕育而出。 她,肩负着灭族的血海深仇,此次于无形中搅动天下风云,为的仅是报仇吗? 原以为的仇人竟然成为了恩人? 在挣扎和彷徨中她又该做何选择? 这,从一开始又何尝不是一个陷阱。
  • 几度回首难几度回首难推波助澜|古言我出生不过两三年,村子里便爆发了瘟疫,阿娘因此逝去。阿爹悲痛,生生将一切罪过强加在我身上,后更是将我赶出那所谓的家。我流落街头,本以为会一命归西,幸得池栈相救,收我为徒,被送往傅衾住处,安度到成年之日。却又被送入宫中寻那龙骨,我原以为,不超过十年,便可出宫,却怎料,竟身陷谜团,解不得……后来脱身,却再次陷入天界算计,原来自从入宫的那一刻,我就应该晓得……我陷入的是环环相扣的迷雾……
  • 神医小农妃神医小农妃海草|古言她重活一生,明医道,兴农田,育萌宝,风华绝代!她权倾天下,讨公道,斗极品,虐桃花,赚钱养家!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姻缘劫:翡翠麒麟佩姻缘劫:翡翠麒麟佩舞韶殇|古言玄都灭,天下乱。杀神出,傲江山。麒麟佩,姻缘劫。凤影倾,谁相伴?那人浑身浴血,可眼中的无悔,终是刺痛她的眼。若知今日,当初便不要遇到岂非很好。只是他们的相遇,到底是江南飘雪,还是秋风萧瑟?不管什么时节,总是一副萧索模样,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如若不然,此时此刻她怎会一袭红装待嫁他人?穹宇凤言宫中,她一袭红妆,凤凰涅磐的模样:“忘记了便忘记了,情深不寿,不外如是。求而不得,倒不如不再记得。你我只当陌路,便好。”他神色温柔,星辰大海般的眸子尽是她的影子,凶戾尽散:“无碍,我终是能陪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