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昔,剑指前方

南雾还记得和眼前这个戾气逼人的男子初遇之景:

那时她本在郁城游玩,天天逛街,胡吃海喝,还有,额,逛窑子。有事没事的就去调戏人家小姑娘,悠哉游哉。在城里生活的美滋滋,她乐不思蜀,全然像个游手好闲的女流氓。

一天她正在客栈里给清秋写信,却忽然接到姐姐病倒的消息,纵使郁城风光无限,那帮朋友也待她很好,可她再舍不得离开,也比不上血浓于水的亲情啊。要是她姐姐真出了什么事,她也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游玩了。于是南雾心下着急不已,急忙动身离开郁城,匆忙赶往南氏山庄。

城外有风铃为她备好的车马,街巷里倒是繁华,行人来来往往,叫卖声不断。但是南雾此时哪里还顾得上这些,脑海里心里都只有南氏山庄卧病在床的姐姐——南茉。

却,因在街上走的匆忙撞上一男子南雾看都不看眼前的人,只急急忙忙道了声:

“小女子无心,望多多包涵。”

而后又匆忙赶往城郊。岂料那男子却是不肯罢休,轻笑一声,一把就拽住南雾的胳膊问:

“哎哎哎,小娘子刚刚撞了我就想跑?”语气活脱脱就像是一个纨绔。

南雾抬起头,男子墨黑的眸子里尽是玩味,鼻梁挺拔,俊美的面庞线条分明,但肤色却成一种病色的白,想来这肤色应该能让许多女子自惭形秽罢。

南雾娥眉微蹙,面色清冷,似是在思考这男子的目的。

却见男子又开口:“姑娘可是有急事要办?不如和我找个酒楼,坐下来,喝杯酒,再告诉小爷我有何事情如此着急啊。”

天哪,世上怎会有如此不要脸的人。南雾又沉默了。她很认真的看这陌生男子一眼,用看智障的眼神。

然后缓缓开口:“敢问公子,小女子是否认识你?小女子确实是撞到了你,但却是无心的,而且我已经道歉了,公子这般,跟市井小人有何区别?”

男子笑笑:“认识啊,姑娘是我夫人。夫人刚刚走的匆忙,撞到了我的心口,为夫现在心口疼。还有夫人,你怎么能用这种语气跟为夫说话呢?为夫伤心了,嘤~”

南雾想到自己还有急事要办,恼怒看他一眼,“滚!想坑本姑奶奶,你也不看看你几个头,够我砍吗?”

那男子听了,立马装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为夫怕怕。夫人好凶哦~”

南雾无语。一拳就打了过去。

“你要是不想让你的小白脸毁容,就不要招惹我。”

男子侧身就躲了过去,看着南雾眼里闪过一丝凌厉,但又很快隐了下去。勾勾唇:“夫人真有趣呢,刚刚还是小白兔,现在就是“吓人”的大灰狼了。夫人炸毛的样子可真可爱。”

他看着南雾清丽的面庞,有一瞬失神。

顿了顿,又笑着说:“不过,夫人很快就能见到为夫了,到时候咱俩再好好培养感情咯。”说着,就将挡着南雾的手放了下来。

南雾又狠狠看了这“厚颜无耻”之人一眼,随即扬长而去。

南雾却不知道不知,这一面起,南雾已经羊入虎口了。

“殿下,您没事吧?刚刚我看着那姑娘嚣张的样子,就恨不能将她抓着跪在您脚下。”一黑衣男子作揖。

被称为“殿下”的男子却是挥了挥手,

“无妨,别让恩怨阻了大计。”

说完,又看了看另一位黑衣男子,笑笑“零,你还是不够镇静。”

南雾拍着手,走向城外。不停地说着:“混蛋,浪费我感情,长的那么帅却是个变态。嘁,过分!要不是姐姐生病了,我要把那个死变态打得怀疑人生。哼!”

说着,她抬起头来,一眼便看见了候在马旁的风铃正焦急的左顾右盼着。南雾向着风铃摇摇手,“哎!风铃,本小姐在这里!”

风铃欣喜看向南雾,南雾已快步走近风铃。

风铃见自家小姐到的这么晚,不禁问起:“小姐可是途中遇到麻烦事了?”

南雾一想到那人就无语,嘴角却微微扬起,开口道:“你小姐我遇到个长得好看的变态,唉,真是白瞎了那张英俊的脸了。”

风铃看着自家小姐惋惜的样子,不禁笑出声:“小姐,看来奴婢再见到那位公子定是要好好巴结一番了。”

南雾惊叹着开口:“天哪!风铃,你是不是对那货芳心暗许了,你也太花心了吧,你个渣女,风影那小子你不要啦,他得多伤心啊,我都替他伤心,呜呜呜~”

风铃瞬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过一会又嘻笑着开口:“什么呀,小姐,看您那一番描述,奴婢倒是觉得他有望成为未来的姑爷啊,毕竟您可是从未给过哪位公子这么高的评价呢。那奴婢不得好好巴结一番吗?”

南雾又被怼无语了,气不过就轻拍一下风铃的头,风铃无辜的眨眨那双卡姿兰大眼,南雾看着这戏精丫鬟,在心里叹口气,毕竟是自己的姐妹,哭死也要宠着,无奈牵起马,又道:“快点,上马!姐姐要是情况不妙,我抽你哦!”

“小姐,不是俺的错,俺很无辜!”

“不要废话了,你掉下去摔着我可不管!”

…………

于是乎,一主一仆,两匹良马,匆忙赶往南氏山庄。

南雾和风铃快马赶到南氏山庄时,便见守山庄门前的铃兰匆忙赶过来。

“二小姐,你总算来了,呜呜呜呜~”

南雾和风铃急忙翻身下马,南雾跑过去摸摸铃兰的头。

“你咋地啦,小兰儿。小姐我还没死呢,不要哭丧啦。莫不是花七星那小子欺负你了?看我揍他。”

铃兰哭笑不得,二小姐总是笑呵呵的,总能逗人开心,还是笑得四仰八叉的那种,比如守门的两个侍卫憋笑憋不住,直接笑出声来。

铃兰反应了过来,似乎觉得那里不对的亚子,脸红了一下道:“二小姐不要胡说了,才没有呢。”接着又抽噎着道:“呜呜呜,大小姐她卧病在床呢,奴婢都担心死了。”

“哎,小兰儿,我姐姐她身体棒棒,没准过几天就好啦。待仙女我进去瞧瞧啊,别哭哭啼啼了。”

于是乎,南雾带着两丫鬟穿过听雨轩,宜春园……直奔最里面姐姐的院子——逸凉院。

南茉躺在床上,咳嗽不止。一旁侍奉的丫鬟秋意担心不已,忍不住开口:

“大小姐,您可不要再糟蹋自己的身体了,从三年前开始,这几年您不断发病,病就没有好过,可是为了让二小姐放心,您……呜呜呜呜~”

丫鬟说着就哭了起来。

南茉笑笑:“傻丫头,阿雾她还小呢,我的病我心里有数,没办法治了,我要是哪天去世了,一定要帮我照顾好阿雾啊。”

说着,便见一人风风火火地掀门进来,

“姐姐!看我来英雄救美了!姐姐莫怕,我回来辽~”

南茉摇摇头,“阿雾,你这性子该改了啊,总是这么二,”说着,就要起身。

却不想,又被南雾一把按了下去。“你说说你,比我还厉害,卧病在床就好好躺着么,起来作甚? 哎~姐姐,你咋地啦?”南茉被自家妹妹一把按在床上,不小心伤到了。狂咳不已。

“阿雾,咳咳咳咳~”

“行了,你看你以前都好好的,这次病的这么重,你是不是……”

南茉听着,脸色煞白,嘴唇抿起,汗珠也收不住地往下掉,阿雾她,不会真的是,知道了什么吧?

“姐姐,你不是有喜了,所以,这么不经碰啊!”

南茉脸色红了又白,白了又青,难看极了,“休要胡说,趁我压抑着打你的冲动之时,快回你的椿羽院去!”

南雾讨了个不自在,却依然笑嘻嘻的看着姐姐,“那姐姐你一定要早点好起来啊,不然你是揍不到我的,啦啦啦啦~”

南茉笑着,看着南雾和风铃离开后,急忙拍拍心间,终于松了口气,只要阿雾不知道就好。

铃兰关好屋门,和秋意对视一眼,问道:“大小姐,您真的打算一直这么瞒下去吗?二小姐她终有一天会知道的。”

榻上的人,嘴唇泛白,蜡黄的脸上嵌着她那双失神的眼睛,鹅蛋脸,柳叶眉,以及那秀美的鼻,眉间还有一颗黑心痣。若是将那病态褪去,自是一番倾国倾城之相。

她低着头,“能瞒着就瞒着罢。秋意,铃兰,你们过来,我有话要对你们讲。”

…………

入夜,墨色的夜空,一星,一月互照应着,此外别无他物,还真是寂寥。少年看着面前的天空出神,“不知那小丫头片子,急事办完了没有,我还真是对她感兴趣呢,要是未来,我和她能像这景致一般,只有彼此,做一对天下无双的谪仙人多好?可现实,不尽人意啊,呵呵。”

椿羽院内,少女坐在桌前,看着手中的画像,画中的那个她笑颜如花,美颜动人啊,少女自嘲笑笑,“总不能一辈子都靠着一个人吧,我又不是废物!小姑娘要长大了。”两行泪落,湿了衣衫,青灯之下,少女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往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前方的困难,她,不会害怕!不能再连累那个她了!

往后,自己闯荡江湖,定要闯出一片天地!

此刻,剑指前方!

?写的不好见谅?

本章完!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生三世,为你倾心三生三世,为你倾心月寞如殇|古言她,前生前世,绝世杀手,穿越到了一片陌生的大陆,天命之人,隐隐约现,传说,当天命之人降临之时,平静多年的大陆,将再一次引发风云!
  • 来世与君不相遇来世与君不相遇张翠花儿|古言大盛嫡公主自那五岁遇到丞相之子时,便想着长大后嫁与他为妻,相夫教子。只是成亲后却发现,自己心心念念十余年的相公心里竟藏着白月光……
  • 一念红尘之女王诞生一念红尘之女王诞生君子肚|古言宁依依是淹死的!她独自行走在花园湖畔被人猛推下水去。罢了、罢了,即便她会水,也了无生趣。白云苍狗,错错对对,还是散了吧!宁依依决然地闭上了眼睛——所以就有了我这个点儿背的!我也是醉了!女主典型女汉纸,不像其他女孩子,不会撒娇,不会安慰人,不会问你爱不爱我,所以放心啦!她不服输、不怕事、不怕死,莫名重生在古代,面对接踵而来的婚姻、旧爱、诡秘朝局、国仇家恨、阴谋算计,且看她如何在幻海浮沉,活出潇洒一生!缘生何处,情归何人,还待各位看官,慢慢看、细细瞧……
  • 我的桃花源我的桃花源遗颜|古言桃花源,美得不像话,有多少痴男怨女为寻它而痴狂,但所有人都不知晓,桃花源,只能留下一人
  • 腹黑公子:蠢萌六小姐腹黑公子:蠢萌六小姐十三骚爷|古言她身为堂堂古家庄的六小姐,却因为老爹不疼宠、娘也早就撒手归西,让势单力薄的她在府里受尽兄姊的欺凌,连下人都不如。她以为自己的人生够黑暗了,没想到更衰的还在后头……
  • 冷情霸主的高中生娘子冷情霸主的高中生娘子阮小泽|古言人家穿梭到古代都成了救世主,为什么她被这本怪书给送到清朝却变成代罪羔羊呢?打从她清醒过来,每个看到她的人都像巴不得将她侵猪笼,拜托,她叫古柔柔,是来自未来的女高中生,才不是那个婚后继续偷汉子的魏香吟。甚至他还骂他花样多,真的是够了,要不是虎落平阳被,她用得着留下了受这种鸟气吗?
  • 蛮荒兽世:兽血暴君,求罩!蛮荒兽世:兽血暴君,求罩!无心学坏|古言她是个十恶不赦的恶女,在现代作恶了十来年,一朝穿越到了传说中的兽世,摇身一变,成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万人迷。 这里的雄性兽人,不但高大威猛魅力十足,还心灵手巧很会讨雌性的欢心。 下地种田、洗衣做饭、缝衣带娃,对他们来说都是小儿科。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在这兽世竟然活成了稀世珍宝一般的存在。 她本质是想做个岁月静好的小仙女的,奈何,一不小心就被个没脸没皮的雄性给惦记上了,天天缠着她给他种田,也是醉了。 算了算了,看他将她捧在手中怕摔了,放心尖尖上宠,就勉强同意了吧。
  • 穿越后我看上了皇帝他弟穿越后我看上了皇帝他弟开心悦|古言穿越后变成了不受宠的大小姐,妹妹姨娘联合多方算计,但有什么所谓,她果断抱上皇帝他弟的大腿!
  • 妃我莫属:妖孽王爷要爬墙妃我莫属:妖孽王爷要爬墙丰木心|古言他是高高在上的君王,唯独在她面前,他希望自己只是林静琛,一直以来,他努力把自己青莲般美好的形象展现给她;他是流连风月的妖孽王爷,身负辰国战神王爷的名号,却以花楼为家,如果今生没有遇见她,那么,怎么样的日子,都是无所谓的。她是幽云二十万铁骑的主将,把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他,和他想要守护的江山,却伤的遍体鳞伤。“静琛,我宁愿死在战场上,也不想死在这尔虞我诈的深宫,求你看在我们过去的感情的份上,让我去南楚。”“浅之,你愿意接受一个有过太多过去的女人吗?”“她不来,本王会等,等到她想通了为止。”“珠儿,你——”“公子,原谅珠儿的背叛。珠儿很快就会下来陪你了!“
  • 妃来情缘妃来情缘半生余你|古言宣瑶华穿越到古代,渣爹继母迫害,被小姨接到大草原抚养,潇洒自由地过了十几年。回京后,遇见了轩辕瑾等人,谱写了大周朝一段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