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8章 镜妖

镜妖看到洛汐脖子里流光明耀的项链,眼神有些呆滞,还有若有若无的羡慕,

“真漂亮啊。”

她伸手想要将项链扯下来,才发现根本打不开,因为能打开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宸华。

络新妇走过来,一张脸妖异美艳,

“龙之逆鳞,可不是谁都能触碰的东西,我试过了很多办法想要弄开它,也让小蜘蛛控制着她自己取下来,才发现其实连她自己都打不开。”

镜妖手里凝聚着灵力,自她手中而出的光刃直击向洛汐,可是在即将要触碰到她的一瞬间,被反弹了回来,镜妖挥手挡住了向自己而来的攻击。

“这个项链能挡任何外来的攻击,还会将攻击反弹回去,是个棘手的东西。”

听到络新妇的话,镜妖的眼神变得阴狠起来,

“不,我不能让她活着,趁着阿熙还没有发现,我要把她除之而后快。”

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道冷冷的声音,

“我已经发现了。”

元熙自空中飘然而落,玉姿璀然,盯着镜妖的眼神再没有以往的温柔缱绻,镜妖的脸上划过一丝失落,不甘心得问道,

“你是怎么发现的?”

明明她可以将一切的东西复制得完美无缺,而且已经照着洛汐的样子变化得与她一般模样,别无二致。

“你终究不是她,虽然你身上有我渴望出现的一切。”

望着这个和洛汐元熙的眼眸中带着自嘲,还有几分渴望与留恋,这突然出现的美好原来是镜花水月的一场梦,现在梦已经醒了,但他这梦中人甚至还不愿意醒来,

“在你叫我第一声阿熙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的不同,只不过那时候我告诉自己,或许你也开始喜欢我了,当你让我叫你汐儿的时候,我也自甘堕入梦中,可是终究是不一样的,她不会叫我阿熙,因为她只把我当知己,却从来不会把我当恋人。”

“你夸我打败了三十万年的杨柳曼,可是你以前从来没有到过血域,怎么会知道它有三十万年呢?那时我就开始起疑了,后来你又告诉我,你被抓走后,才发现抓你的是飞头蛮,其实血域里的很多精怪是外界没有的,这里是魔气沉浊的地方,它们不能见到阳光,阳光是他们的死敌,见到了阳光它们会融化、消散,所以血域是他们唯一能存活的地方。”

“你能知道它们的名字着实奇怪,这个时候我已经不能再告诉自己只是你变了,因为你根本不是她,而且在谷中遇到飞头蛮的时候,我不确定飞头蛮的位置,突然出现了一道光照到了飞头蛮,我才能够杀了它,这血域里能将光照到别处的东西也只有你一个,我说的对吧?镜妖。”

镜妖的眼中出现了几分赞赏,不愧是她看中的男人,她的变化从未被识破,想不到有一天会被自己的心上人识破,镜妖来到元熙身边,手轻轻地抚上了他的胸口,说出的话饱含着诱惑,

“阿熙,我看得出来你喜欢这副皮囊的主人,可是你说她不喜欢你,只是把你当知己,既然如此,倒不如我陪着你,如何?”

元熙盯着眼前的女子,手捏住了镜妖的下颌,抬起她的脸。

这张脸让他魂牵梦萦,他多么希望用这般倾慕地看着他的人是真正的洛汐。

“你陪着我?为什么?”

镜妖的眼神炙热而疯狂,

“因为我爱你。”

“你爱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镜妖的脸竟然有些微红,像是想起了回忆里的甜蜜,

“我在你小时候就见过你,你忘了吗?你曾经从红狩魃的手中救下了一缕残魂。”

“我救过你?我怎么不知道。”

元熙的记忆里从未有过镜妖这号人物,况且在血域里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暗算,他怎么可能会救别人。

“红狩魃有一次抢走了你的弟弟,你便独自一人杀了红狩魃,救下了你的弟弟,而我当时的肉身被红狩魃吃了,只留下一缕残魂,可是红狩魃也想将我的这残留的魂魄融入它的体内,增强它的修为,当时我努力挣扎想逃脱,可是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你出现了。”

她至今还记得元熙出现的那一刻,恍若神明,血域从来都是灰暗的,可是她偏偏看到元熙是踏光而来。

元熙想起来了,曾经有一次红狩魃从他手中抢走了小七,他便一人找到红狩魃杀了它,原来那个时候有一缕残魂逃走了。

“你打败了红狩魃,救下了你弟弟,而我也因此逃脱了,机缘巧合之下我找到了一把被遗失的铜镜附身,修炼成了镜妖。后来我就偷偷跟着你,看着你与那些精怪搏斗,也看到你最后杀了围剿你的三个人,成为了胜者,我当然很骄傲,我心目中的你,当然是最强大的那一个,我以为只要默默注视着你就好,毕竟你对于我来说,是那么可望而不可及,可是你突然就走了,离开了血域。”

“我守在血域的入口处,等着你再次回来血域,这一等我就等了十几万年,我每天都在想你什么时候回来。就在几天前,你进来了,我好高兴,可是你的旁边还有一个女子,你看着她的眼神,那样温柔,让我妒忌,让我恨不得剜她骨、吃她肉、饮她血。我要代替她,成为你身边的那个人,于是我变成了她的模样,你温柔的眼神让我沉醉,让我想永远待在你的眼里。”

镜妖伸手拂过元熙的眼睛,这双眼睛可真美啊,不久前这双眼眸还看着她含情脉脉,可现在变得冰冷,看着她没有一丝情感。

果然是梦啊,这场梦她做的心甘情愿,让她迷了眼、乱了情,终成一场空。

我多么希望再见你时,我站在你面前,用我最美好的模样,告诉你我是谁。

小女子承蒙公子相救,留得一缕残魂,幸得一铜镜,化为镜妖,公子若不嫌弃,我愿随侍左右,明月相生,紫烟为伴,天升地平,海枯石烂,公子不弃,我自相随。

镜妖看着穿过自己身体的手,眼里的迷恋丝毫没有减退,嘴角的笑容粲然,那数十年的漫漫岁月里,她一直等的便是这个人。

“镜妖,你这么执着地等一个人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爱他。”

“爱是什么?能吃吗?”

“不能吃,但是只要想到他,心里就满满的。”

“不懂,你就慢慢等吧。”

她望着入口,依旧期盼。

“镜妖,那个人来了吗?”

“没有。”

“那你还要等他吗?”

“等。”

“那个人爱你吗?”

“不爱。”

“既然他不爱你,为什么还要等?”

“我等他来,亲口告诉他我爱他。”

他来了,所以她拼尽全力来到他身边,但是却只能用另一个人的身份。

生来没有名字,不小心成了孤魂野鬼一个,后来血域里的精怪都叫她镜妖,他叫她的一声“汐儿”那般好听,从此她的名字就叫汐儿。

冒着另一个女子的身份,小心翼翼地在他身边,男子看她的眼神温柔宠溺,为她抵挡危险护她周全,这偷偷摸摸得来的宠爱让她欢喜,忘乎所以,时间长了让她以为这就是她的,所以她要杀了那个真正的洛汐。

这原本就是她与络新妇的一场交易,两个人都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

她想要的,是他啊。

伸出的手来不及触摸到那张近在咫尺的脸,那温柔的眉眼,是她等了这么久的终点。

阿熙,我曾痴心妄想地想要陪在你身边,哪怕是用另一个人的身份,可是现在看来是不能了,能死在你的手上真好,我飞蛾扑火一般来到想要靠近你,我也知道靠近你是什么后果,但我还是想在你的怀中,在自欺欺人的梦中死去,即使我能清楚地看到你眼里的憎恨和怒火,以及我说的那句换我来陪在你身边时你眼里的不屑。

镜妖是没有心的,不过是因为喜欢一个人而有了心,所以也有了弱点,我看着你亲手捏碎了那颗琉璃心,所以我的灵体也会消散。只是我没有告诉过你,当我见到你时,那颗琉璃心会发光,如果我告诉你,你会不会对我有一丝怜惜?

我不后悔绑了你爱的那个女子,因为我可以用她的身份自私地靠近了你,甚至鸠占鹊巢地代替了她的位置,厚颜无耻地享受你的宠爱,我想这也是你心里的话吧。

这是一个镜妖的爱情,始于惊鸿一瞥的那一眼,久于这十几万年的寂寞岁月,终于这场繁华似锦的美梦。

你以为你成为了她,其实只是你为自己编织的一场梦,当真相浮现,梦碎了,人便醒了,可你还在梦中不愿醒来,奢望着他也会同样爱你。

镜妖啊,你镜中所照的一切本就是虚妄,只是你混淆了真假,以为那就是今之世,奈何它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到头来,成为了你的执念,也成为了你的宿命。

琉璃心灭,镜妖形散,铜镜即碎。

镜中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最初的那一眼,你踏光而来,便是神明,供在我心,这一缕残魂成了一执念,伴着我数十万年的等待。

碎开的镜面上有一少年,眉目如画,风姿璨然。

元熙捡起地上的那面镜子,原来是大哥的南明镜,被小八和小九合力围击死后遗失的法器,也难怪镜妖原本只是一缕残魂,却有机缘修炼成妖,然后便毫不在意地随手扔下了这一把碎掉的铜镜,没有丝毫留恋和惋惜,向洛汐走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废材逆袭:接招吧,各位废材逆袭:接招吧,各位冷冢|古言前世她受尽折磨唯他默默守护在旁,他曾许诺,待他回来定当凤冠霞披迎她入门,许她整个天下。。。。。。而她终究还是负了他,,,,再度睁眼,却变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自己
  • 穿越之田园蜜如糖穿越之田园蜜如糖越美莉|古言“啊,啊...."女孩子尖叫着... “你不是说想想玩海盗船?还想飞到楼顶?”他白衣飘飘,怀里抱着小胖妞,黑黑的眼睛很有兴趣地看着她."海盗我还z真打过,海盗船也就破烂的船舱,你想飞到楼顶倒不难..“ 小胖妞冷得滴下一滴冷汗,她只是随口一说,谁要上楼顶了,北方的冬天啊,这风吹得啊,吹得美男白衣飘飘,飘飘欲仙。“还不快送我下去,冻死我了.” “王,下面被海盗包围了”佣人匆匆来报。 嘻嘻。作者特别爱吃,爱星座,爱茶杯犬 会点中药,会点绣花,会点茶艺大家撒花追捧喔!嚒嚒哒
  • 凤凛记凤凛记陌烟绮|古言作为大清朝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皇太子,他拥有的东西很多,但也失去了很多。重来一次的他还会选择这条路吗? 她是汉军正白旗瓜尔佳氏石家的嫡女,是大清第一个皇太子妃。上一世,她陪他富贵,亦与他共苦。 这一世,谁住浮沉?是她,还是他?
  • 宛秀宛秀悦酒|古言天宝末年,少林小僧行苦独自踏上寻亲之路,伴随安史之乱而行,一路看尽繁华长安的落寞;一路看透马嵬之变的李扬生死之恋;后便拒绝安歌示爱!亦然北上匡复李唐!却不知。。。。。。
  • 穿越之特工皇后穿越之特工皇后不胖不兽|古言刘小蛮原本是现代特工,穿越为了天楚国的皇后。从此新穿越来的刘小蛮开始装疯卖傻,收拾萧贵妃,太后。她渐渐的还发现自己身边的丫鬟玲玲,其实总是背叛自己,而且,玲玲在她发现的那天晚上和皇上睡在了一起,玲玲第二天被册封为了答应。小蛮不生气,也不去责怪,她只是每天潜心,练习女工,遇到,琴棋艺,书画,和新来的丫鬟也相处的很好。而玲玲总是来找麻烦,还联合萧贵妃一起来对付刘皇后。然后,萧贵妃也知道了悔改,被小蛮求情放出来了冷宫。只是萧贵妃再也不能够怀孩子了。她为表示过错,经常帮皇后照顾皇后的孩子。皇上和皇后两个人,平天下,百姓安居乐业!【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妖妃驾到,彼岸情缘妖妃驾到,彼岸情缘柠檬糖的zw|古言“啊……你既然要杀我。”她拿着匕首刺向他的胸膛。写妖精樱珞为报弑父之仇而接近皇帝君夜殛而展开一系列的虐心的爱恋的故事。
  • 毒圣神医:腹黑大小姐毒圣神医:腹黑大小姐柴木洛|古言她,沐雨落,21世纪顶级皇金杀手,绝世神医,一朝穿越,活死人,肉白骨,后来,遇到了他,北辰离萧,堂堂圣王府殿下。前世今生,面对支离破碎的亲情,她从不会吝惜,因为,不完美的,她宁可不要,不属于她的,她宁可丢掉!从陌路相悉到生死相依。他说他不会走,他说他会一直在。
  • 媚眼倾城:王妃休想逃!媚眼倾城:王妃休想逃!sprech管天奇|古言前一世,他是北斗战神,她是凡间女子,她为他而生为他而死,他在三生石畔许诺,来世,换我来追你,换我来爱你,可好?当一切重新来过,她是天庭公主,他是冷面辰王,不再记得的过往,再相见,她是他哥哥的新娘,虽是陌路,他却再一次为她动了心。繁华人世,他看着她在爱恨嗔痴中苦苦挣扎,他选择一路守护,哪怕明知不会有结果。帝王星显,已到末年,她为了她爱的人付出一切,却忘了她想要追寻的其实一直都在身旁。他看着乾坤阅里他和她的过往,不禁苦笑,原来一切早已注定,若无相欠,怎会相见。
  • 公主摄政之妖孽都太强公主摄政之妖孽都太强莫兰|古言她本是生活在皇权羽翼之下的安乐鸟,但一场精心阴谋将年仅八岁的她拉入万劫深渊。十年之后,她以兄长之名披甲归来,睥睨天下,从此,只要她还能舞动手中长枪,别人休得伤害她身边的亲人一分一毫。只是,这突然冒出来的灵渊宫宫主算什么,谁人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敢来招惹她?(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泪之传说泪之传说沐幻羽|古言他是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却骗走了她所有的眼泪。 紫瞳妖孽/皎皎公子/荆棘之花VS可爱机智/神秘灵魂/仙人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