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告白

就在这时,刘昭来到成祥宫。只见刘昭身穿藏青色的长袍,手握一把扇子,彬彬有礼,嘴角还泛起一抹微笑。这叫哪个女孩不心动呢?

太后一见刘昭来了,立刻招呼道:“刘昭哟!我的孙儿!快来看!”说着,太后便把刘昭拉到刚绣好的绣品前面。刘昭一看,原来是一只凤凰在飞舞,刘昭凑近一看,只见针法细腻,游刃有余。刘昭不禁夸赞道:“皇祖母,这只凤凰绣得真是传神!”

太后一听便哈哈大笑起来:“凝烟,你听见了吗?连哀家孙儿都这样夸赞你,你就不要谦虚了。”

凝烟见太后如此说,便回答道:“多谢太后和六殿下厚爱。”

六殿下见凝烟如此战战兢兢的样子便说道:“凝烟姑娘不必谦虚。”

太后打破这尴尬的场面,说道:“孙儿,以后可要多来陪陪我这老人家呀!一个人怪闷的。”

刘昭上前扶着太后:“请皇祖母放心,孙儿一定会经常来看您的。”

太后点点头,拍了拍刘昭的手:“哀家知道你平日里面忙,但是再忙也要注意身体,知道吗?不要像你父王一样不听劝。”

“皇祖母说的是,孙儿一定会劳逸结合的。”刘昭将太后扶到榻上去坐着,自己也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面。

凝烟则是在一旁站着,看着这祖孙俩聊天。这时,凝烟又想到了自己的奶奶,想着奶奶还孤身一人在江南,自己却在宫里看着别人其乐融融,自己却对奶奶无法尽到孝道。每每凝烟想到这里,凝烟都会觉得自己的心如刀割,凝烟为了报仇,所以才来到了宫里,留下奶奶一个人在江南,凝烟觉得自己对不起奶奶,在奶奶晚年没有陪在奶奶的身边。凝烟越想越觉得心中有愧。但是,凝烟不能表现出来,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脆弱的地方。凝烟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好好的在宫里生存下去。此时,凝烟再次想起了刘昭说过的话,凝烟看着刘昭,暗自想道,我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为自己和奶奶报仇。

时间渐渐地过去了,太后和刘昭聊天也有些累了,于是,太后打了个哈欠道:“昭儿,凝烟,哀家有些乏了,你们都退下吧。”

“是。”凝烟和刘昭说道。

就这样,凝烟和刘昭一同从成祥宫出来。

凝烟准备说话,不巧的是,凝烟也开始说话,二人竟然同时说了出来。凝烟觉得自己很是尴尬,幸好,刘昭出言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凝烟,你先说吧。”

凝烟点点头,道:“殿下每天都要来给太后请安吗?”

“是呀。小的时候,我总是调皮,虽然皇后领养了自己,但是总还是照顾不周。记得有一次,我私自跳下荷塘游泳,要不是太后看见了,把我救上来,可能现在宫里就没有六殿下了吧。自从那以后,太后便每天都来看我,给我送好吃的,陪我读书,照顾我。那时候她还那么年轻,时间过得真快呀!唉!算了,不说这些伤心的事情了。你呢?你怎么在皇祖母那里。”

凝烟还沉浸在刘昭的故事里面,凝烟一听刘昭正在问自己,便指了指自己道:“我!太后叫奴婢每日都去成祥宫刺绣一个是时辰,还说要我教她刺绣。”

刘昭闻言,便道:“我知道太后的刺绣技艺以前是宫里第一的,怎么要你去教她?”

凝烟见刘昭这样说,也觉得有些奇怪,于是疑问道:“那为何太后会叫我去呢?”

刘昭敲了敲凝烟的头道:“说你傻你还是真的傻呀!皇祖母叫你去,肯定是想传授给你她的独门技艺!想当初,皇祖母在宫里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除了这个目的,我实在是想不出来皇祖母找你去的目的。”

凝烟看着刘昭,笑了一笑道:“哦哦哦,原来是这样。奴婢多谢殿下提醒。”

刘昭听见凝烟对自己自称是奴婢,心中便有一些伤心,于是道:“凝烟,我跟你说过,我们之间不必这样客气。我还是喜欢你以前叫我公子的时候。”

凝烟闻言,道:“殿下,你是聪明人,现在是在宫里,人多嘴杂,叫旁人听去不好。还是谨遵礼数比较好。”

凝烟这一提醒,刘昭便回过神来,说道:“还是凝烟姑娘想得周到,凝烟姑娘,现在时候不早了,就由我送凝烟姑娘回去吧。”

凝烟一听刘昭要送自己回刺绣坊,便觉得有些不妥,心想叫别人看到了那多不好呀,到时候有嘴都解释不清楚了。但是,凝烟又怕自己像上次那样迷路,要是自己一个人迷路了,那该怎么办?思来想去,凝烟最后还是决定要刘昭送自己回到刺绣坊。

凝烟点点头道:“那就有劳殿下了。”

“无妨。”

就这样,刘昭和凝烟在宫里的小道上面走着。

朱砂色的宫墙,印着乌黑的小道,凝烟和刘昭俩人走在一起,夕阳的余晖洒在他们身上,显得如此诙谐。

刘昭就想和凝烟一直这样走下去,刘昭不想走到刺绣坊的门口,刘昭想永远都不要到达终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和自己喜欢的人走在一起,是多么的舒适与安逸呀。

不一会儿,凝烟和刘昭就走到了刺绣坊的门口。凝烟像刘昭行礼谢道:“多谢殿下送奴婢回来。”

刘昭若无其事的说道:“小事一桩。以后在宫里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开口,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凝烟闻言,便觉得自己在宫里多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但是,凝烟也在担心刘昭会不会像以前刘奕一样抛弃自己,只不过,凝烟时刻提醒自己,你不要再对别人动真心了。在这宫里,真心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凝烟见刘昭如此恳切地说道,便不好拒绝,再说了,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于是凝烟点点头默默地答应了。

凝烟准备转身离去,可是,刘昭却一把抓住凝烟的手臂道:“凝烟,我、我有一些话想对你说。”

凝烟见刘昭这样,便大概知道刘昭想要说什么了,但是,处出于尊重,凝烟还是让刘昭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殿下准备说什么呀?”凝烟故意问道。

刘昭犹豫片刻道:“凝烟,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吗?”

凝烟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便说:“殿下,这种话可不能乱说。奴婢只是一个卑微的女子,不值得殿下这样。”

凝烟见刘昭真心地样子,内心很是挣扎。自从凝烟遇见刘昭的这些日子一来,都是刘昭在照顾自己,不仅如此,刘昭更是多次救自己于水火之中;在六王府上的时候,刘昭还照顾凝烟。说实话,刘昭对自己的点滴关照,凝烟不可能没有看出来。说一点好感都没有是假的,人非草木,术孰能无情。但是,凝烟不能因为刘昭对自己好就放弃心中的执念,就这样和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凝烟做不到,说到底凝烟心里还想着刘奕。

刘昭见凝烟久久不回答自己,便知道自己实在是唐突了。于是便道:“凝烟姑娘是我太过于唐突了,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等你的回复。你不用着急,慢慢想。想好了随时告诉我都可以。”语毕,刘昭便转身离去了。

凝烟看着刘昭离开的背影,心中有一丝释然的感觉。

凝烟在刺绣坊外面战了一会儿,便转身走了进去。李晓慧一见凝烟回来了,就立刻跑上前去道:“凝烟姐姐,你总算是回来了!”

凝烟问道:“有什么事吗?”

李晓慧摇摇头:“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遇到了一点难题,所以想找你帮忙。”

“走吧!”凝烟拉着李晓慧的手,来到了李晓慧的房间里面。

凝烟坐下,李晓慧就立刻给凝烟倒水喝。凝烟赶紧招呼李晓慧坐下来。“晓慧,你就不要忙活了!快过来!你不是要事情要我帮忙吗?”

李晓慧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刺绣出现的困难,于是便从抽屉里拿出了今天训练用过的布料道:“凝烟姐姐,我总是不会转针这里,你可以教我吗?”

凝烟看着李晓慧笑道:“好。你快来坐。”

凝烟拿出针线,一把手的教李晓慧,李晓慧很是聪明,一教就会。于是凝烟说道:“你呀!真是聪明,就是不够专心!以后一定要静下心来刺绣,这可不能马虎哟!”

李晓慧点点头。接着,李晓慧便起身打开柜子,拿出了一张丝帕递给凝烟:“凝烟姐姐,这个送给你。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帮助。我希望以后的每一天我们俩姐妹都可以平平安安美美好好的!”

凝烟接过李晓慧手中的丝帕,只见上面绣着两只小鸟,想必这就是绣的李晓慧和凝烟了吧。于是,凝烟看着李晓慧,拉着李晓慧的手,拍拍道:“晓慧,我也要谢谢你,是你要我在这宫里坚持了初心。”

凝烟看着李晓慧心里暖暖的,这种感觉想必就是陪伴的温暖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霸道冷王爷的迷糊王妃霸道冷王爷的迷糊王妃张雪梦|古言她是来自现代的一缕魂魄,被自己的姐姐害死穿越过来的,他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皇子,是所有女人都想爬上他的床的高冷王爷,她是做事有脑,心如火花,平时迷迷糊糊,他是精明能干,冷的像冰块,不喜欢管任何人的事,当他们遇到一起,火花和冰块,他们会发生什么………………
  • 雨棠雨棠空悲切77|古言我的文笔不是很好只能表达我想表达的故事一个小女孩选择什么样的命运的故事
  • 冥王殿之指间沙冥王殿之指间沙白诡夜行|古言执念是一道枷锁,禁锢着他,无法前进,却也绝不后退……她生而为于世不容的杂种,却隐瞒身份,凭借着一己之力,坐上一军主帅之位;在她最得意之际,却被自己最信任的弟弟陷害,落入激流之中。死里逃生,几度磨难,她落入敌国,入朝为官,本想忘却前尘,却被过去拉回……他,本是一介供人玩乐的奴隶,却在最令人胆寒颤抖的摄政王府落稳脚跟,权势滔天;他本性温暖平和,却为了得到她,变得嗜血无度,阴狠毒辣。爱如指间之沙,捏得越紧,却越容易失去……
  • 穿越时空之墨心爱穿越时空之墨心爱杨喧|古言媒婆大喊一声:”请新郎踢轿“即刻墨若云便才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此时的他换了一身红衣是那样的耀眼,待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直接走向那轿子狠狠地踢了一脚,“哎呀!!”瑞可心直接从轿子里摔了出来。摸了摸了自己被撞的头然后气冲冲的站起来说“刚刚是谁踢的轿子。“
  • 风华诀:傲娇小萌妃风华诀:傲娇小萌妃趴趴狗|古言一个普普通通的女生来到了这个神奇的大陆,她没有高超的武功,没有过人的智商,没有现穿古的无敌技能。只想平平安安玩到死,可是老天偏偏不随她的愿,什么神兽,技能,福利......统统不是她的,终于发现是个公主,还连冷宫里的都不如!总是有各种麻烦,最后还有一个不要脸的帅哥天天赖着她不走...谁知道,他就是传说中那个神秘又深不可测月华宫主?!这并算什么,最后竟然发现,准备来和亲的美艳邻国二公主竟又是那个月华宫宫主?!又是什么鬼?!
  • 浮生酒祭浮生酒祭纯盈|古言第一次他救了她的小命,因当时的他穷困无比,她敷衍一拜:来生愿为公子做牛做马。 第二次他救了她的小情人,她双眼冒星: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 他冷哼着弹了弹自己价值千金的华袍:上次不是要来生再回报吗? 她一愣一惊,一慌一笑:小的先告退了······ 他一把拉住她:钱给你,跟我姓。 她一喜,有钱的话谁当她爸爸,她都是不介意的····· 但是,当他穿着喜服拉着她的时候,她一脸懵:乱伦? 他嘴角抽搐:我当你夫君,让你冠我姓,你却只把我当爹? ······ 爱钱惜命无外挂的穿越妖女和矫情男不得不说的几件事。
  • 千千丝结千千丝结墨窈绫|古言檀香木榻之上,滴滴泪珠轻轻滑落,空灵轻蔑的声音冷冷响起,“萧静,你可曾过找过过我?看来,是我自作多情罢了。”“泠儿,你忍心抛下我一人?”他手中的玉杯掉落,剩下的只是落寞。“萧静!你给本宫滚!本宫不想见到你!”“可是,静想见你。”男子嘴角丝丝邪魅......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本作是作者第一本书书,写得不好,求各位好心人莫弃,谢谢!)
  • 我在古代养歪了五个夺嫡皇子我在古代养歪了五个夺嫡皇子妤七|古言溪贵妃明明励志要做条最懒咸鱼,每天却又被迫营业养五个皇子,养着养着,怎么就养歪了呀~
  • 帝仙恋帝仙恋敏月饼|古言“人类,为何在此?速速离开!”一身轻纱剑指帝王,明明是那么的美却带着毒。“姑娘,你的东西掉了”美人转身,那惊鸿一瞥,不知是谁沉醉在其中。她,为守护而生。他,为天下而生。他与她的相遇,是对是错?一世纠缠,亦是两人命运。咳咳,友情提示:这是月饼第一次写文章,不定期更。大家不要对我抱太大期望,只求看完第一章!拜托,拜托啦!
  • 一朝穿越便成妃一朝穿越便成妃青山归隐|古言丞相家的庶女,身体里确是异世的一缕幽魂。帝皇家的王爷,身患腿疾实则武功高强。她和他都是世界的弃儿,都有着深埋心底的秘密。当两座孤岛相逢,他们究竟能否拯救彼此的灵魂,亦或是愈加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