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同类热门
  • 鹿晗之穿越也爱你鹿晗之穿越也爱你心悦泸溪|古言我不是被车撞死了吗?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穿奇装异服的小丫鬟来伺候我?什么?鹿晗也穿越过来了?是在我排名之上冥域的宫主?什么,他要见我?
  • 桓香缘桓香缘渝风晚霞|古言北宋末,韩香云----她本是御史中丞韩忠之女,活泼烂漫,自然率真。但命运不幸,家门遭蔡京一党陷害,满门查抄,父母相继死去,自己沦为官妓。赵桓----徽宗之子,还身为太子的他,从小就生活在抑郁寡欢之中,虽贵为太子,却找不到自己,活在自己的影子里。直到他们相遇,本是无缘,冥冥之中却又有缘,在北宋飘摇动荡中不断成长,赵桓逐渐走出阴影,一步一步走上有担当有自信的末代皇帝。挽救在风雨飘摇中的王朝。香云在时代的变迁中逐渐明白自己人生的归宿与好好活下去的意义·······
  • 穿越之债主你好穿越之债主你好月芸溪|古言穿越去还债,债主居然是一堆小屁孩?好不容易小屁孩们长大了,沐晨晞以为自己终于可以享清福了,谁知他们竟然……既然如此,她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片云彩,反正债都还完了,从此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井水不犯河水?真的可能吗?江山绚丽如画,我只为你牵挂。月影半带迷离,这是冷漠的游戏。乱世几多繁华,我只求你留下。无奈总是别离,我是命运的牵引。或许我们拥有刻入轮回的依恋。但我只是……时空的过客。或许,亲情,友情,爱情,并没有分明的界限。就如同他们,将亲情,友情和爱情完美的糅合成了倾世的依恋。本文走轻松爆笑风,会有些玄幻色彩,基本无虐。
  • 强宠娇妻:公子别乱来强宠娇妻:公子别乱来萝卜113|古言初相见,她是混在灾民中毫不起眼的一员,他是为国出征的大将军,因她的别具一格的武功路数,他另眼相看。再见,她是他的侍卫,他是她的主子,他知了她的身份是敌对国的公主。因一时兴趣,暮云卿故意耍手段把她留在身边。一纸契约,三年的相处,最终是否会变为一辈子的守护?且看最后,是朱邪玉麟打败儒雅王爷暮云卿,与他一同笑傲江湖?还是神机妙算的镇国公子暮云卿完胜调皮公主朱邪玉麟,与她共赏江山如画!
  • 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太傅大人的一品娇花晏晏长夜|古言才华冠绝的云世子随其父折冲御侮,大败西俞二十万铁骑军,却在得胜还朝途中遇袭重伤,武功尽失。 归家后,发现小妹状况频出,逛妓院、开酒馆、当众打人、和小混混称兄道弟,整日游走于市井之中,屡教不改! 他不得不一边训诲,一边收拾烂摊子。 谁知,经她胡闹一通,反助他开启了青云之路。 竟以弱冠之龄教习东宫,成为了大乾王朝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一品太傅。 从此扶摇直上,入内阁御六部,独揽大权。 经商、除佞、剿匪、治灾、御侮。 且看兄妹二人如何携手共担,浓墨重彩地创造出一个河清海晏,时和岁丰的清明盛世! PS.男强女强,共同成长型权谋宠文,倾情奉上!
  • 倾世宠后:妖孽君王请上榻倾世宠后:妖孽君王请上榻公子熙染|古言她在21世纪建造了自己的王国,没有她不会,只有她不想的,却被自己的心腹害死,死亡没有给她带来结束而是将她带到陌生的时空…再次的重生,她成八王府的伪嫡小姐,这一世她想真真正正按着自己的想法过完这一生。她知道一个这样命运的伪嫡女肯定很凄惨,所以一边报复欺负过自己的人,一边建造自己的王国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惹到了妖孽魔君,原来妖孽魔君是祭祀,是皇子。前世被心腹所害,导致此生不敢相信,看妖孽魔君怎样一步一步击溃她的心理防线……
  • 花开君可归花开君可归慕喃喃|古言花开君可归? 世人道我祸国殃民 又怎知我惜你如命 你红衣如火灼伤了天涯 从此夕阳烙我心上如朱砂 江湖庙堂,国仇家恨 俗世红尘,帝王情深 归途又在何处 “阿离,羽琼花开了,你怎么还不来?”一身玄衣的帝王看着眼前开得格外茂盛的花海,一阵风袭来,花飞满天。 连天花海,望断归来路,悔断肠……
  • 云胭宫词云胭宫词檀影夜媣娮|古言月上出云,淡扫娥眉细细描,待君宠。霞光倾泻,着缕轻裳落落怡,待君赏。宫深深几许,妃斗斗几春……
  • 被扔的贵女重生了被扔的贵女重生了话唠的老郭|古言林家村的林安安孝敬爹娘,待人友善,对丈夫百依百顺,却落的个正怀着身孕就被人推下池塘溺死的结果。 直到死后她才知道,原来她是被拐卖的,其实她是京城大官的女儿。这真是即使一万句mmp也难以形容她的心情。 重来一世,林安安表示,妖神鬼怪都拜拜,本姑娘要跳出这个悲惨圈。 我们的目标是?找到爹娘,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官家小姐!(?????)再顺便报个仇虐个渣
  • 宠妻有度:太傅爱养成宠妻有度:太傅爱养成鱼戏海棠|古言不管是穿越还是重生,这一次,柳风雅只想好好的过日子。今生有疼爱她的父母,宠爱她的哥哥就已经足矣。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小的时候第一次相遇起,柳风雅就被一个不知道脸皮为何物的男人缠上了,还被打压的苦不堪言,偏偏她还反抗不得!老天!你为何给我投了一个好胎,还要诞生一个专治她的妖孽男人啊?!她只想低调安静的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的说!“怎么?夫人对夫君的教导不甚满意,还是说……”某男人看着对他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拉着他衣袖可怜兮兮的低着头的小女人。“怎么会呢?是我自己笨,总是学不会才是!”柳风雅闻言,立马像拨浪鼓一样着头,“夫君教导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