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嫡妻难惹

作者:柠檬笑
人气(2906)评论(0)字数(423万)评分(0)收藏(0)完结

【本文宅斗,爽文,一对一,男强女强】

*

她本是侯府贵女,一朝变故,却落得个父死兄亡,母丧嫂故,凄惨度日的下场。

本以为觅得良配,她亦是倾尽所有,助夫君成为一代枭臣。

岂料良配竟是豺狼,只因他心爱之人一句不喜,他硬是将亲儿活活冻死,将她挫骨扬灰,尸骨无存。

*

可怜她孤魂游荡千年,幸得上天垂怜,一朝重生,她回到了十岁那年;

父母安好,兄嫂和睦,她仍是侯府最贵重的嫡女,

她唏嘘长叹,索性一切可以重来……

*

奈何,

前有叔叔们觊觎侯爷之位,欲弑兄灭侄;

后有婶娘堂妹们算计暗害,欺母辱嫂;

更有前世豺狼纠缠不休,欲毁她清誉。

*

她勾唇冷笑,吃了我的,我要让你连血带肉的吐出来,

敢算计我的,我定会千倍万倍地算计回去!

谁敢让她一时不痛快,她便让那人痛苦一世!

且看她一只千年老鬼如何守至亲,保侯府,为自己铺就一条锦绣之路。

*

【精彩小剧场】

龙凤喜烛,洞房之夜,她一袭华贵嫁衣正对镜剪花……

“夫人可是在绘为夫的小样?”

“非也。”

“那绘什么?”

“在绘豺狼?”她巧笑嫣然,抬手便将那绘好的豺狼纸样一下一下地剪碎。

“夫人为何不绘虎豹?”

“为何?”

“自然是……夫君猛如虎。”

简介无能,亲们请看内容,喜欢的亲们记得收藏+留言,谢谢支持!

最新章节

第2165章 大结局(10)(2019-09-26 23:27:52)

同类热门
  • 凤萤城六公主凤萤城六公主希儿.|古言为了两国能和平相处,父王竟然让我嫁给那个传闻中凶神恶煞的周世子!我自以为对我不怀好意,在父亲面前挑拨离间的大姐竟然是为了保护我才将我送去敌国;而我最信任也是最宠爱我的三姐和四姐却一直虎视眈眈地算计着我。甚至,打起了城主之位的主意。可是,没人想到,十几年前与我定下约定的那人竟真是周世子!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将我捧在手心,我一定要让那些伤害我的人付出代价!
  • 霸道女帝请宠我霸道女帝请宠我沐之泪宇|古言她是玄悠国的女皇,却接连遭到亲人的背叛,“朕要将一切挡路的通通清除,只为和你携手一起俯视众生。” 他是前水国的王爷,再也受不了那尔虞我诈的生活,“本王放弃了身份嫁给你,你可一定不能欺骗本王。” “放心,这辈子只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 当傲娇小王爷碰上无情女帝, “你又罚我,我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呢!” “少废话,跪下!” 本文[1v1]宠中带小虐,男生子![慎入]
  • 渚涯之间渚涯之间津上|古言穿越女强,干脆利落不拖沓,三观正,二十字
  • 驸马又甜又傻驸马又甜又傻仁青公子|古言赵诚阳做梦也没想到,出使一次邻国让他白捡一个妻子。妻子长得很漂亮,可惜凶巴巴的,身份也很尊贵,可是太狠毒了。不过这个身材真的很好呀。 金芷:赵诚阳,你是不是皮又痒了。 这是一个刁蛮泼辣的金国公主和傻白甜没人爱的赵国不受宠王爷的包办婚姻故事。 文章轻快活泼哦,女主人设撕婊达人,男主人设傻fufu的,如果不喜欢这种人设对不起啦。 一v一,双洁。
  • 愿君余生安然度过愿君余生安然度过孤影君芳|古言在一座神岛里,住着洛府和墨府,他们势不两立,水火不容。墨府大小姐与洛大公子曾游历过人间,在人间时,墨府大小姐喜欢洛府大少爷。而后其中发生了变故,回到了神岛上……
  • 重生之凤鸣重生之凤鸣孤独的雄库鲁|古言前世,她身为一代巨星,红遍了全世界。五彩的灯光,疯狂的尖叫,谁又知道,在那绚烂的舞台上的美丽的人儿的眼底,那一抹深深的忧伤?今世,她出身没落人家,与“母亲”相依为命。原以为可以就这样度过自己的一生,可,这是命运吗?原本以为可以依靠的母亲却在她出生之际便已逝世。被遗弃在草屋中的她,被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带走。从此沦入了青楼。
  • 穿越之高冷王爷的小萌妃穿越之高冷王爷的小萌妃.乍见之欢.|古言21世纪的普通打工仔洛糜穿越了?!成为了洛家大小姐不说还嫁给了一个绝美的男人,洛糜表示请“把挂给我开到最大哈哈哈哈”看小萌妃是如何玩转。
  • 快穿梁祝快穿梁祝灵安小仙|古言世人都传说天煞孤星,可谁知道真有人注定孤独终老,如果没有那道闪电的话。不瞒人说,那个倒霉的悲催孩子就是华大护士专业的女学生苏卿。 苏卿表示这23个年头来,一直很衰,身边也从来没有呆上半个月以上的交心人,真是漫漫人生长途,寂寞空虚的很。尤其是她的情路,堪比九曲长廊般曲折坎坷。好不容易喜欢的男生,不是被男生以适合当哥们婉拒,就是半路被闺蜜截胡。 一道突如其来的雷电后,她来到异世,但仿佛一切都不一样了。谁告诉她,为什么有这么多张帅气的面容围着她转?苏卿怀疑难道二十多年的单身狗生涯终于要结束了,不过,谁才是真命天子呢?
  • 红颜剑冷红颜剑冷绿若依|古言白冷的娘本是个贵妃,独宠后宫,可惜在白冷七岁时抑郁死了。从此白冷的后宫地位一落千丈,父皇不疼,皇兄皇姐不爱,连最呵护白冷的奶娘也在一个冬夜永远的离白冷而去,心灰意懒的白冷拜了一个江湖高手为师,出宫习武去了,直到十七岁才回来。宴席上,白冷遇见了从小到大没当她是妹妹过的白相与,这是成年后,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故事缓缓拉开。与白相与的关系日渐微妙,白冷心惊:难道要搞“不伦”恋?白相与捏起白冷的下巴,道:“我在哪里你就得跟在哪里,若你不听话,我把我们的事告诉你师父,等他发怒,我就把你绑走,让你们师徒俩见不了面。”白冷表示不怕。从宫廷到江湖、从上一代到下一代的爱恨情仇。世事无常,人心难测。白冷该何去何从?
  • 香远益清香远益清流水清浅|古言时值深秋,狂风呼啸,落叶漫天飞舞。一队侍卫押送着一架囚车吱呀行进至宫门前,面前九重宫阙巍峨庄严,隐入云烟,一望无际。这数十个侍卫身着甲胄锦衣,显见得是来自皇帝身边最健锐的亲兵队伍金吾卫,队形虽未涣散,却脚步沉重,风尘仆仆,眼神疲惫,像是走了很远的路。队伍便由从丹凤门进去,经银汉门、望仙门、中正门、青宵门这些前朝的侧门一路逶迤进到乾元门。车中端坐着一个白衣女子,手上足上都是冰冷的镣铐,白衣胜雪,容色如玉,眼神沉静。五年前,她也曾一路经过这些大门,只不过那时走的是正门,而且是坐着十六人抬的金黄凤舆进来的。那条正门的白石御道,唯有皇帝走得,此外就是皇后的喜轿在大婚之日能走一次。初相见,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她便是虢国的清远公主,一朵清冷到没有颜色的白莲,却曾有着最柔美温暖的蕊心。如今,国破家亡,只身飘零,这复仇之路却是如此崎岖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