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注册

袖镰

袖镰
袖镰
作品总数1累计字数12.55创作时间48个月14

全部作品
  • 苍穹之幻

    苍穹之幻

    玄幻完结12.55万字
    故事的开始,是那个血晕漫天的记忆。魔法与瞳术,魔法力与元纯力,凡世与瞳族,阴谋与毁灭,天平的两端分别架着亲情和友情,最终该如何舍取?这是一个讲述人性光辉的故事,希望你耐心的读下去。
    第39章  大结局2019-09-27 10:19:06
热门推荐
  • 演戏就变强

    演戏就变强

    “枫哥,客串一下子呗!”“哈哈,好,那就客串一下子,不过说好了,我虽然是客串还是得看看你们的剧本。”“好的,枫哥,知道规矩,那啥,你要是不够,我再给你几本。”“........”娱乐圈中有这么一个抢手的龙套,他的要求并不多,给够佣金,在给一本剧本。
  • 傲笑风云录

    傲笑风云录

    一个不具灵脉的废体,一个被人鄙视唾弃的二世祖无法修行的时光让少年终日荒唐度日,虚耗生命他像是一个活在光环之下的阴影,一个笑话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寻得秘书奇术竟招来诸般大劫,引发无数变故最终揭开千万年前的神界辛秘且看少年如何打破宿命,笑看这一世风起云涌
  • 朕要黑科技吃鸡

    朕要黑科技吃鸡

    阿尔法狗ai的超级进化版——阿尔法喵ai赋予npc智商的故事。“嘘——别作声。我俩当伏地地魔,藏好就行。然后等着看好戏吧。”老法师(骨灰盒级老阴逼)右手食指竖在自己嘴前,谨慎小心的告诫露西(社会我猫哥,人怂屁话多)。“伏地魔是什么嘛?“露西模仿老法师,死尸般的匍匐在灌木丛中纹丝不动。”就是一个死人、一个正义的魔鬼,因为趴在地上纹丝不动,所以苟到了最后;干掉了拥有主角光环、开挂、集神装于一身的坏小屁孩,乃是我们玩家之中逆袭的典范与楷模一般的存在。你是想成为正义的伏地魔,还是被干掉的坏小屁孩?想当伏地魔的话,就别动。想当小屁孩的话,请随便。”“朕要当伏地魔!朕要黑科技吃鸡!”
  • 希望能再见一面

    希望能再见一面

    那一年初三,平日里互无交集的两人相遇了。风吹杨柳何倩可依
  • 无尽海盗

    无尽海盗

    人类进入宇宙时代后,无尽的精彩被发现,光怪陆离和冒险被星舰载入宇宙深空。
  • 团宠妹妹甜到爆

    团宠妹妹甜到爆

    司空博洵见到那一抹小身影,心里就觉得格外亲切。心里便想着是我女儿的可能性很大。司空博洵与茶茶两人相望。茶茶看到司空博洵,心里便很想与他亲近。便叫道:“爸爸!”司空博洵听到小家伙叫他爸爸,心里就软和的不像话。笑着对茶茶说:“过来,你叫什么名字啊?几岁了?”“爸爸,我叫百里茶茶,五岁了。”茶茶小心翼翼的说到。书友群:734344262
  • 小笨孩的故事

    小笨孩的故事

    乖小孩啊,人人爱啊人人爱~笨小孩啊,老天爱啊老天爱~小笨孩啊,谁来爱啊谁来爱~我把他定义为一个简短的童话故事,讲述一个小笨孩的故事。
  • 空城里的女人们

    空城里的女人们

    婚姻无性。费武跪在地上请求刘梦婉:“梦婉,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机会?费武,我给过你多少次机会?你珍惜过吗?因你,我做了十一年的活寡妇!你还要我怎样?别忘了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我受够了!我们,离婚吧!”刘梦婉冷冷的说。梅永忠紧紧搂着刘梦婉,害怕她再次从他的生命中溜走:“婉儿,嫁给我好吗?”刘梦婉一阵幸福的眩晕,可是脑海里随之而来的却是谈宜的泪眼:“我爱梅永忠,他是我的天,没有他我活不下去!”刘梦婉激灵灵打了个冷颤,用力推开梅永忠:“不!不可以……”一群在婚姻里迷路的女人们,因为爱,她们傻了、疯了。善良温情却懦弱的刘梦婉,敢爱敢恨的李洁,表面坚强固执内心却柔软无比的全晓蔓,万人迷的校花魏佳,集温柔贤惠之妻和果断坚毅女强人于一体的方柔,五个女人与梅永忠等几个男人之间纠缠不清的爱恨血泪史,尽在一个偶然闯入她们世界的外来小丫头蔡荔枝的眼睛里,不断上演。疯了,醒了,我都还一样的爱着你……
  • 春色满溢花满楼

    春色满溢花满楼

    拜读过古龙先生的小说,看过张氏的花满楼,感慨于一个那般热爱生命的男人。温润如玉,仁慈如春,一时手痒,只是不忍心这样的男人孤独。于是写下一个从未来而来的忠犬女护卫,无意中闯入他的世界,从侍卫开始,一步步的被纳入到他的羽翼之下,从此,都不再孤独,相依相守。cp:原创女主木漪,花满楼。
  • 穿越红楼之花香袭人

    穿越红楼之花香袭人

    倒霉!我怎么穿越了?泼辣的东北姑娘花袭人睁开眼看到面前的一切时,又是惊讶又是郁闷。她是和《红楼梦》中贾宝玉的丫头袭人同名不假,老天爷不该将自己送到了《红楼梦》的世界里顶替了袭人的身份啊!而且,这个帅哥是谁啊?长得好帅啊!什么?他是她夫君?哇!赚到了!不过,这个帅哥怎么这么孬,忠顺王爷、戏班班主、师兄弟,就连自家的小厮也能欺骗他,甚至欺辱他?